925x255  

他從二十五個人的貧窮教會,搖身一變成為華盛頓特區
擁有數萬人信眾的熱門主任牧師,這一切全都是因為……

《勇敢告訴神,讓祂成就你的夢想》
The Circle Maker: Praying Circles Around Your Biggest Dreams and Greatest Fears

從「太瘋狂」轉變為「這太棒了」 的夢想實踐法!

 

>>> 寫下屬於你的成功定義

隨著逛街的人在路上來來往往,我在餐巾紙上潦草地寫下我個人的成功定義。那張餐巾紙也可以是神在西奈山上用手指寫下文字的石板。神重新定義成功,幫助我在那張餐巾紙上寫了下來。就像在字典裡描述一個字有不同層面的意義那樣,我記下了「成功」的三種不同的定義。

第一個定義看起來也許很普通,但是它在任何一個情況下都是很具體的:

1.在你所處的環境中,以你所擁有的資源,盡你所能全力以赴。成功不是看情況的。我們常會把重點放在我們在做什麼事或是我們要去什麼地方,但是神最關心的是我們在這個過程中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們常說要「實行」神的旨意,但是比起「實行」神的旨意,更重要的是在本質上成為那樣的人。重點不是要在對的時候,處於對的地方,而是即使你身處於一個錯的環境中,你還是要當對的人。成功跟你有多天才或是多有辦法沒有關係,它跟你在任何情況中都能盡可能利用它來榮耀神,才最有關係。「成功」可寫成「服務事工」,而「服務事工」可寫成「成功」。

我寫下的第二個定義,掌握了我的本分。不管是我在寫作、講道或是教育時,這是我的生命動力:

2.協助人們將天賜的潛能發揮到極致。潛能是神給我們的恩賜,我們用它來做的事,就是對神的回報。協助人們極致發揮神賜給他們的潛能,是神讓我存在這星球上的原因。那是讓我早上早起、晚上晚睡的原因。再也沒有別的事能比看到人們在神賜給他們的天分中成長,更令我欣喜了。

第三個定義,揭露出我心裡最深處的渴望:

3.我的渴望是,最懂我的人,能夠最尊重我。成功不是用我牧道了多少人數,或是我賣了多少本書來衡量。成功是要用那樣真實的完整自我活著,因而那些最懂我的人,事實上也最尊重我。我一點都不在乎外在的名或利,我只想要在我自己的家中有名。那就是最大的財富。

如果你沒有一個你自己對成功的定義,你可能會在錯的事情上面成功。你會走到生命的盡頭,然後發現你寫下了錯的成功。而如果你寫錯了,你就會有所誤解。你必須圈出神要你去追求的目標、神要你去要求的承諾、神要你去追尋的夢想。一旦你寫出了你的耶利哥,你就必須用祈禱去圈住它。然後,你必須持續不斷地畫圈,直到城牆倒下。


…以上摘錄自
《勇敢告訴神,讓祂成就你的夢想》

馬克.貝特森 著

文章標籤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25x255  

他從二十五個人的貧窮教會,搖身一變成為華盛頓特區
擁有數萬人信眾的熱門主任牧師,這一切全都是因為……

《勇敢告訴神,讓祂成就你的夢想》
The Circle Maker: Praying Circles Around Your Biggest Dreams and Greatest Fears

從「太瘋狂」轉變為「這太棒了」 的夢想實踐法!



>>> 好文分享

我差點拒絕了一項奇蹟。

一對剛加入全國社區教會的夫婦要求跟我見面,而我差點拒絕了那個請求,因為他們說要跟我談談教會管理。我非常喜愛談論傳道和教會的理念,教會管理?那就沒那麼喜歡了!況且,我那時有緊迫的截稿壓力,我的行程也沒有太多空檔,因此我差點拒絕了,而且如果我真的拒絕了,我就會錯過一次神蹟。

我們坐在我位於以便以謝咖啡屋(Ebenezer)上方的辦公室裡,他們用關於法規、經費支票、收支平衡、決策擬定等相關的問題轟炸我。雖然那時候我覺得有點受到攻擊,但現在我了解他們只是在實行他們理應確認的功課,就像投資人在買股票之前,會先研究那家公司的營運一樣,他們只是想要確認自己的投資會有好的回報。

在花了將近九十分鐘回答他們的問題之後,他們最後問我,我們教會的願景是什麼。在講完了政策跟協定這些很壓抑情緒的話題之後,我就開始滔滔不絕地回答。我分享了我們想在第八區建立「夢想中心」的計畫,第八區是我們城市裡最貧窮的區域,也是把我們的國家首都變成殺人首都的地方。我講到我們想把在國會山的咖啡屋變成一個連鎖咖啡屋,把它所有的淨收入都用在傳道工作上。我還講到我們打算在德國柏林創立第一所國際分區。接下來,我分享了我們想要在大華盛頓區的各個地鐵站電影院設立許多分區。最後,在有點尷尬的情況下,這次面談很倉促地結束了。他們說想要投資給全國社區教會,但是沒有說如何進行或是投資多少。他們離開了,留下我一個人摸不著頭緒。

我不確定那次會面會不會有什麼結果,但是幾個星期後,他們跟我的助理聯絡,預約了一次電話會談。在一個原本沒什麼事的星期三下午,大約在美東時間下午三點左右,我接到了此生最難忘的幾通電話之一。

「馬克牧師,我們想要接續上次會面的議題,讓你知道我們想要捐贈一份禮物給全國社區教會。」

我的心跳馬上開始加速。

我們教會的會友一向慷慨地令人驚喜,但是他們的平均年齡是二十八歲,而且將近三分之二的人都是單身,也就是說,大部分的會友都還沒有到達他們收入能力的最高點。他們是國會山的上班族、城裡的學校教師或是咖啡屋的店員,即使他們很虔誠地捐出收入的十分之一,但是他們沒有足夠多的收入或儲蓄可以讓他們奉獻大額的款項。他們得專心繳學貸,或是籌備婚禮費用。

在那之前,我們收到最大筆的單額款項,是來自一筆房屋出售的什一奉獻—四萬兩千美元,我不禁懷疑這次的捐贈會不會超過那一次。畢竟,如果這份禮物不值一提,你應該不會特別提出來,不是嗎?

「我們想要捐贈一筆款項,不過上面不會標記文字。但是,在我告訴你我們要捐贈多少錢之前,我想要你知道我們為什麼要捐這筆錢。我們奉獻這筆錢,是因為你們的視野超越了你們的資源。」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句話:「你們的視野超越了你們的資源。

那份禮物背後的道理,就跟禮物本身一樣深具意義。那個理論也啟發我們持續地編織看似不合理的夢想。這幾個字,你們的視野超越了你們的資源,已經變成了全國社區教會內部的慣用語。我們拒絕讓經費多寡決定我們的視野。用左腦主導的方法是用錯地方的方法,因為它拘泥於我們有限的物資,而不是倚靠神的無限恩澤。信仰可以讓你用神所賜的視野,來決定你的經費。那當然不表示你可以濫用經費、揮霍無度,然後弄得負債累累。這表示,當你在信仰裡更進一步,神會給你一個視野,而你因為相信給你這個視野的神,所以你自然會有所準備。記住,既然這個視野是來自於神,它就必定會超越你的能力所及。

「擁有超越你現有資源的視野」跟「擁有偉大的夢想」是一樣的意思。那會讓你覺得好像會讓自己面臨失敗,但事實上,你正在為神準備施展神蹟的機會。神要如何施展神蹟,是祂的工作;而你的工作,是要在神賜的夢想周圍畫圈。如果你做好了你的工作,你也許就會發現自己已經站在淹沒到腰際、三呎深的鵪鶉海裡頭。

「我們想要捐給教會三百萬美元。」

我講不出話來。即便我是個講道者。

那是個時光靜止的神聖時刻。我耳朵聽到了,但是我無法相信。我被這份禮物嚇得措手不及。就像那陣帶來一億五百萬隻鵪鶉進到帳棚裡的風,神的恩澤是憑空出現的。那個時候,我們甚至還沒進行任何宣傳活動!

人為的計畫不能撼動全能之神,能感動全能之神的,是偉大的夢想和勇敢的祈禱。在我說不出話來的一片寂靜中,我聽到聖靈微小低沉的聲音。聖靈按下了迴轉鍵,讓我想起我四年前曾經畫過的那個祈禱圈。

讓我娓娓道來關於那個圈的故事......

 

…以上摘錄自《勇敢告訴神,讓祂成就你的夢想》

馬克.貝特森 著

文章標籤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25x255  

他從二十五個人的貧窮教會,搖身一變成為華盛頓特區
擁有數萬人信眾的熱門主任牧師,這一切全都是因為……

《勇敢告訴神,讓祂成就你的夢想》
The Circle Maker: Praying Circles Around Your Biggest Dreams and Greatest Fears

從「太瘋狂」轉變為「這太棒了」 的夢想實踐法!



>>> 好文分享
我一直都堅信著祈禱的力量。事實上,祈禱是我從我祖父母那裡得來的精神遺產。我的祖父會在夜晚時跪在他的床邊,拿掉助聽器,然後為他的家人禱告。他沒有戴助聽器是聽不到自己聲音的,但是家裡的其他人卻都可以聽到。很少有事情能比聽到有人信實地為你發聲更令人印象深刻的了。

他 在我六歲時就過世了,但他的祈禱並沒有隨之逝去。我們的祈禱是不死的。在我的生命中,聖靈曾經對我說過:「馬克,你祖父的祈禱現在正在你的生命中得到回 應。」那些時刻,是我生命中最謙遜的時刻。在發現畫圈人何尼的故事之後,我終於了解到,我的祖父在我根本還沒出生之前,就已經為我畫了祈禱圈。

畫 圈人何尼的故事,就像是對祈禱能量的啟發。它讓我有了新的辭彙、新的意象、新的方法。它不僅激發我大膽說出我的祈求,同時也幫助我更加堅定地祈禱。我開始 在祈禱中為所有的人事物畫圈。在聖經故事當中,耶利哥(耶里哥)之役特別讓我有所啟發。在這場戰役中,神讓以色列人獲得了進入應許之地的第一場勝利,也藉 此實現了一個四百年的承諾。雖然這故事並沒有明確提到人們祈禱的細節,但是我肯定,那些以色列人在繞城的時候也一邊在祈禱著。那不就是你在面對一個遠超過 你能力所及的挑戰時,自然而然會做的事嗎?以色列人連續七天繞著耶利哥城行進的景象,就是畫祈禱圈的活生生實例。這也正是本書的背景故事。



耶利哥繞城之行
初次看到耶利哥城的感覺,是令人敬畏和膽顫心驚的。以色列子民流浪了四十年,從沒見過像耶利哥城的城牆那樣高聳入雲、彷彿直上天際的事物。他們越接近,就越覺得自己渺小。他們終於了解,為何他們的祖先會像蚱蜢一樣,因為恐懼而無法進入應許之地。

一 道下半部寬達六呎、上半部高達五十呎的城牆,緊緊環抱著那座古老的城市。用泥塊和磚塊砌成的城牆又高又厚,讓這座面積十二英畝的城市成為一座難以攻下的城 堡。神似乎承諾了一件不可能達成的事,而祂的戰略看起來也同樣荒謬無稽:「你要率領軍隊,每天繞著城走一週,連續六天。到第七天,你要率領軍隊繞城七 週。」

軍隊裡的每個士兵都難免疑惑。為什麼不動用攻城槌?為什麼不攀越城牆?為什麼不切斷城內的水源或是用火苗箭射進城裡?相反地,神要以色列軍隊安靜地繞城行走。並且祂承諾,在他們七天之內繞了城牆十三次以後,城牆就會倒下。

在 繞城第一圈的時候,士兵們必定感到有些愚蠢。然而,隨著他們每走一圈,他們的腳步就變得更加持久、有力。他們每畫出一個圈,他們就感受到靈魂深處升起一股 越來越強烈的神聖信心。到了第七天的時候,他們的信念已經滿溢而出。他們在天未亮的時候就起來作息,早上六點就開始繞城畫圈。他們用每小時三英里的速度行 走,而繞行這座城市的路途是一.五英里,所以每一圈要花半個小時。九點鐘的時候,他們已經開始走最後一圈。他們遵守著神的規定,在六天內都沒有說半句話, 只是靜靜地圈出這個承諾。然後,祭師吹著號角,伴隨著群眾的吶喊,六十萬以色列人發出堪比芮氏地震規模的神聖叫喊聲,終於,城牆坍塌了。

在進行了七天的耶利哥繞城之行以後,神實現了一個四百年的古老承諾。祂再次證明,祂的承諾並沒有有效期限。峨然矗立的耶利哥城倒塌了,這見證著一個簡單的真理:只要你堅持圈住承諾,神終究會實現它。

 
你要圈住的是什麼?
這個神蹟是一個縮影。它不僅揭露出神展現這項神蹟的方式,也建立起一個供我們遵循的模式。它激勵我們要信心滿滿地對神給我們的承諾畫圈。同時,它挑起了一個疑問:你的耶利哥是什麼?

對以色列人來說,耶利哥象徵著一個源於亞伯拉罕(亞巴郎)的夢想終於實現。那是要求應許之地的第一步,那是他們企盼許久、等待了一生的神蹟。

那麼,你要圈住的耶利哥是什麼?你在祈禱的是什麼?你要繞著走的是什麼樣的神蹟?你的生命圍繞著什麼樣的夢想在打轉?

畫 出祈禱圈,要從認定你的耶利哥開始。你必須先找出神要你懷抱的承諾、神要你相信的奇蹟,以及神要你追求的夢想。然後你要持續地畫圈,直到神給你祂想給你 的、祂要給你的,那就是我們的目標。現在問題來了:我們大部分人都得不到我們想要的,只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要的到底是什麼。我們從未圈過神的承諾,從未寫 下我們生命目標的清單。我們從來沒有為自己找到成功的意義,而我們的夢想,就像密布的烏雲一樣朦朧不清。我們畫的不是圈,我們畫的是空白。


你想要的是什麼?
在 耶利哥的神蹟發生後一千多年,在同樣的地點,發生了另外一件神蹟。當時,耶穌正要離開耶利哥城,有兩個瞎眼的男人像招計程車一樣喊住祂:「主啊,大衛之 子,可憐我們吧!」耶穌的門徒們只把這當成世俗之人的打擾,耶穌卻把它視為神的指示。於是他停下腳步,用直接的問句回應他們:「你們要我為你們做什麼?」

老 實說,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問吧?他們想要的東西不是很明顯嗎?他們瞎眼、看不見。但是,耶穌強迫他們準確地說出他們要他做什麼。耶穌要他們用言語說出他們 的渴求。他要他們一字一句地說出來,但並不是因為耶穌不知道他們要的是什麼,他想要確定他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那就是我們開始畫祈禱圈時要做的事:知 道你要圈住的是什麼。

假如耶穌問你這個同樣的問題:「你要我為你做什麼?」你能夠說出神放在你心裡的承諾、神蹟和夢想嗎?恐怕我們很多人根本說不出來。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要神為我們做什麼。當然,最諷刺的是,如果我們不回答這個問題,我們的心靈就和那兩個瞎眼的男人一樣盲目。

儘 管神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一定會幫助我們,大部分人還是不知道我們到底要神為我們做什麼。那就是為什麼我們的祈禱不只對我們來說枯燥乏味,對神來說也毫無 意義的原因。如果信仰是「確定我們所希望的」,那麼「不確定我們期望什麼」不就是信仰的相反?發展良好的信仰會帶來清楚明確的祈禱,清楚明確的祈禱會帶來 豐富喜樂的生活。

如果你讀這本書時,還是無法回答這個問題,那麼你會錯過最重要的一點。就像那兩個耶利哥城外的盲人,你需要遇見神子耶穌。你需要回答他仍舊在詢問的這個問題:你要我為你做什麼?

很明顯地,這個問題的答案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我們在不同的生命狀態,會需要不同的神蹟。我們在不同的生命階段,會追求不同的夢想。我們在不同的情況下,會要求不同的承諾。這個是浮動的目標,但你必須從某個地方開始。那麼,何不從此時此地開始?

不要只是閱讀聖經,要開始圈住承諾。
不要只是許願,要寫下一連串能榮耀神的生活目標。
不要只是祈禱,要養成寫祈禱日記的習慣。

定義你的夢想。
要求你的承諾。
寫下你渴求的神蹟。

 

…以上摘錄自《勇敢告訴神,讓祂成就你的夢想》

馬克.貝特森 著

文章標籤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的生命共有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奠定我們的身分和地位,在這個階段中,我們追求的是現實的成就,包括學業、事業、婚姻、個人表現和自我定位……等等。到了生命的第二階段,則是追求靈性的發展,我們將找出隱藏已久的真實自我,尋得人生真正的意義與價值,讓心靈獲得永恆的平靜與自由。

 

許多人一輩子都活在第一階段,而不知第二階段的存在,更不知該如何踏上更進一步的旅途,抵達人生的第二階段。隨著年紀增長,人生的各種困境接踵而至:身體病痛、壓力倦怠、情緒低潮、心靈空乏……但是,正是這些「必要的苦難」拉著我們脫離安逸已久的舒適圈,踏上生命的第二旅程……

 

如果有所謂人類可達的完美,那想必是從處理我們身上隨處可見的不完美開始。上主將聖潔隱藏在讓人意想不到之處,唯有謙卑和誠摯者才能發掘。最後,一個「完美」的人,是能出自真心地原諒、接納不完美,而非自以為高於、超越了不完美的人。一旦你大聲地說出口,一切就會顯而易見了。事實上我會說:「要求完美,正是善美的最大敵人。」完美是個數學或超凡的概念,善美則是一個囊括我們大家美麗人性的概念。

 

否認自己的痛苦、避開該有的失敗,讓許多人與自己的靈性深度隔絕了,也因此遠離了他們的靈性高度。強調「第一階段人生」的宗教總是離不開各種類型的純潔法規,或是豎立種種「你不可」規則,來確保我們向上、明確、潔淨而團結一致,就好像童子軍一樣。某種程度的「純淨」和「自制」相當有用,至少短暫地在第一階段的人生是如此──一如猶太妥拉經(Torah)完美地展現。在我十歲時,我曾經是星級童子軍、天主教輔祭,一大早就騎著腳踏車去進行清晨六點的彌撒服侍。我希望你和我一樣對此感到印象深刻。

 

沒有人希望自己在成長的路上,因為不完美、刻意搜尋、甚至懷疑而走上一條向下的道路,所以我們必須受到權威的「神聖啟示」。於是耶穌讓此成為核心定律:在這段路途上,走在「最後」的確實比「最先」的早一步出發了,而那些花太多時間想要當「最先」的人,反而永遠都到不了(瑪竇/馬太福音20:16)。耶穌早已在聖經中多處用許多比喻清楚地闡明這一點,即使仍走在第一階段人生旅途的我們完全聽不進去,認為那些純粹是宗教的玩意兒──就如大多數西方歷史所明白指出的。我們對於這個道理的抗拒大到幾乎可以稱之為否定它的存在了──就連在虔誠的基督徒當中也是如此。人類的自我寧可接受任何東西,也不要墜落或是改變或是死亡。「自我」就是我們內在熱愛維持現狀(就算現狀已經行不通了)的那個部分。它緊緊地附著在過去和現在上,並且恐懼著未來。

 

當你處於第一階段的人生時,你會無法接受任何失敗或是死亡的可能,即使那是必須經歷或是為了你好(根據耶穌的說法,那些生命從來不曾向上的人,例如貧困者和社會邊緣人,或許真的在屬靈上起步得更早)。但是通常,我們必須先看到一些很好的成功範例,來建構我們的自我結構和信心,然後才能繼續前進。神很慈悲地將年輕人腦子裡關於死亡的想法隱藏起來,然後很遺憾地,我們會在年紀增長後不斷地閃躲,直到被迫接受死亡的現實。厄尼斯.貝克爾(Ernest Becker)曾經說過,推動世界的不是愛,而是「拒斥死亡」。或許他說的沒錯?

 

有些人稱這種為了向上要先向下的原則是一種「屬靈上的不完美」或是「受創者的道路」。在基督宗教中,聖女小德蘭(St. Therese of Lisieux)的《小道》(Little Way)、聖方濟(St. Francis)的安貧以及「戒酒無名會」(Alcoholic Anonymous)都一再確定了這個說法。聖保祿(保羅)以他神祕的「因為我幾時軟弱,正是我有能力的時候」(格林多/歌林多後書12:10)傳達了這個不受歡迎的訊息。當然,當他這麼說的時候,不過是闡述他所謂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愚行」──一場荒謬的悲劇,而後轉而復生的的死亡。

 

就像溜冰一樣,我們必須透過不斷地左右橫行才得以向前進。這種現象正是我研究男性成人禮時的核心,而且這種原理在宇宙中反映得更清楚,尤其是在物理和生物方面的龐大模式:持續的消逝與重生、死亡與轉換、型態與力量的改變,有些甚至可以從混沌理論來理解:「例外」就是唯一的規則,然後他們創造新的規則。聽起來很可怕,不是嗎?

 

會否定這種模式存在的,通常是一般實質上的無神論者,或是選擇無知的信徒和神職人員。許多人選擇了在西方基督宗教中常見、遍及世界各地又平易近人的自我安撫宗教、人類成長模式,或是「亨通福音」(Prosperity Gospel)。我們確實成長、增強了,但走的卻遠非來自我們自我所想像的道路。個中道理,唯有靈魂知道、理解。

 

我希望藉由這本小書,不用強制說服任何人,就能讓兩個人生階段的順序、任務和方向更加清晰。然後,你可以自行下結論。這就是我為什麼稱之為「向上墜落」的原因。那些準備好的人,就會明白這個顯而易見的道理:那些已經向「下」的人,才是唯一了解什麼是「上」的人。那些為了某種原因而狠狠墜落過,並且有從中好好學習過的人,才是唯一能向上而不濫用「上」的人。我想讓你們知道,在第二階段的人生中,所謂的「上」是什麼模樣──以及它可以是什麼模樣!我更想探索我們是如何從這一端進入那一端──這絕非靠著自我意志或完美德性就可以成就的。它將和我們之前的想像大不相同,我們也不可能自己設計出來。我們只能等著遭遇它。

 

如果這樣說恰當的話,我再提醒一件事:你無法確定我說的這件事是否真確,直到你抵達了「上」的那一端;你也絕對不敢想像這是真的,直到你經歷過「向下」的過程,並以更茁壯的型態走出來。你一定是受到「從高處而來」的命運、環境、愛,以及神的推動,若非如此,你不會想要相信或是經歷這一切。「向上墜落」是靈魂的「秘密」,不能經由思考或是證明來理解,只有當你冒著失去靈魂的風險(至少一次),你才能真正地理解。試著讓自己被帶領吧──一次也好!那些曾讓自己被帶領的人都明白這是真的,雖然他們都是經歷過後才有所了解。

 

這可能就是耶穌稱讚信心、信任甚至超過愛的原因。經歷了「向下」或失敗卻不因此而支離破碎,這需要穩固的信任基礎。當你等待、期待並且相信時,只有信心握住你,與你同在。然後,唯有那時,更深刻的愛才會浮現。英文中(聽說在其它語言中也是如此)說「戀愛」是「墮入」情網(falling in love),誠如上述,這種說法也就毫不令人驚訝了。我想那是前往那裡的唯一一個方式。沒有人自願要去,如果我們早知道「愛」對我們會有什麼樣的要求。人類信心的基礎,就是在持續不斷地發掘愛的需求的過程中累積而成的。不要懷疑:真正偉大的愛,一定是一種發現、一種啟示、一種神奇的驚喜、一種墜入某種比我們更偉大、更深奧、更超越的存在之中的過程。

 

以上摘錄自《踏上生命的第二旅程》
Falling Upward A Spirituality for the Two Halves of Life
作者:理查.羅爾 Richard Rohr

文章標籤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刊頭  

很多事情,或者因為媒體錯誤的引導,或者因為我們自己的傲慢,疏於觀察與傾聽,只看表面,以致於輕易論斷別人的過錯,造成別人的傷害。

我曾在臺北捷運車廂裡目睹一件事,令我難以忘懷,每回想起來總是百感交集。

不讓座的女孩
那天,捷運乘客非常多,車廂內很擁擠,有一個年輕女孩坐在博愛座上,一動也不動,頭低低的。不久,一個老師帶著一群小朋友上車了,女孩沒有讓座給小朋友。又過了一會兒,有位老人家也上來了,女孩還是沒有讓座。大家默默將眼光投向那位年輕女孩,怎麼她就是不讓座呢?
一個坐在普通座位的年輕男性乘客站了起來,讓位給老人,這使得大家更把眼光集中於那位年輕女孩身上。她顯得有些不安,一直低頭玩弄手指。我心想,這樣一直被大家的目光掃射,她不難過嗎?
又上來了一個老人。另一個坐在普通座位的乘客接著站了起來,讓給第二位老人。果然,有「正義之士」出聲了,而且音量還不小,是那位老師。
「小朋友,你們知不知道博愛座是專門給老弱婦孺的?」老師拉開了嗓門,大聲講道。
那位年輕女孩還是沒反應。老師似乎氣不過,接著又說:
「要讓位給老人家喔!不能低頭假裝沒看到!」
空氣瞬間凝結,陷入一種尷尬的沉默之中,幾乎全車的人都轉過頭來看了。
女孩頓時漲紅了臉, 但還是一直低頭玩弄手指。當下的氣氛真是尷尬到極點。
又過了兩站,那位女孩終於站起來,理了理包包,大家的目光再一次向她集中。她擠過密麻人群,出了車廂,一跛一跛地走著。門關了起來,列車緩緩啟動,她那蹣跚的身影也漸漸遠去。
突然,周圍的人都停止交談,說不出的詭異。沒有人再說一句話,只剩下車輛行進間發出的聲響。

事 情真的不能只看表面,我剛好目睹了這一切,相信剛剛那位正義發言要女孩讓座的老師,知道真相之後心裡也不好受吧。在人生的過程中,類似的事常發生,我們常 以為自己知道,但事實上我們並不知道,我們聽錯了,而且下的結論太快,甚至傷害了別人。我們不懂就發言,我們不關心就論斷。

你看到事情時,真的瞭解事情的真相嗎? 如果不瞭解,請多投入一點時間,耐心觀察。

你聽人家講話,真的懂人家想講的意思嗎? 如果不懂,請多投入一點時間,耐心琢磨對方話語。聽話不要聽一半,更不要把自己的意思,投射到別人的話語上頭。

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我們必須瞭解每一句話都代表責任,要在別人的過失中找到自己的責任。講的時候很容易,但要負責任是很難的;傷害別人很容易,但要安慰別人是不可能的。

快快地聽,慢慢地說。關於這點,我還在學習。希望大家也一起來學習。

文章摘自《用心說好話
作者:陳少民

文章標籤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荷西在書中所遭遇到的困境,就和你我一樣。身為牧師的他,某天突然發現自己得了職業倦怠症,對生活失去了熱情,甚至懷疑自己根本沒能力當牧師。一向是帶領人前進的他,如今卻成了迷失方向的那一個,而這一切,直到他與一位八十三歲的老牧師相遇,經歷了一段彷若重生的心靈洗禮,他心中的迷霧才終於開始散去,綑綁已久的心結也一個個解開……

 

「當你事奉神的時候,你會享有一些榮耀。然而要記住,在成功裡面,有一個非常毒的成分,你要小心不要因此沉醉其中。」

 

這句話讓我印象深刻,就像神本身用鑿子刻印到我心裡一樣。我必須很快地反應,才不會被它困住,因為老牧師口中繼續吐露出智慧。

 

「有些人將他們的精力花在努力讓自己變得眾所皆知的愚蠢行為上,而且可能的話,他們想讓自己成名。那是多麼愚蠢!」

 

他的聲音中沒有憤怒。他是平靜地說出來的,但其中信念的強度很令人震撼。

 

「我從來都不了解那些努力炫耀自己能力和價值的行為。我們試著表現給誰看?我們的能力難道能讓神看得目瞪口呆?當祂選擇了一個人,那個人不必努力去展現他的天分,神自然會有打算。」

 

他說話的力道充滿感染力且振奮人心。

 

「我看過很多福音牧師都被成功的病毒所侵蝕,所以我知道,榮耀的味道就像酒精一樣:它容易跑進我們的腦海裡,讓我們為之沉迷。它會遮蔽我們的視野,讓我們醜態百出。這就是為什麼神容許我們在路上遇到阻礙、不阻止我們犯錯,因為我們最後的脆弱,其實會轉變為我們真正的力量。」

 

他的眼神中閃耀著一個完全信服真理的人想要急切分享的光芒。

 

「有件事比克服失敗還要困難。」

 

我疑惑地瞇了眼。比克服失敗還困難? 我心想。對我來說,失敗就像是墜入一個沮喪的深淵。

 

「比克服失敗還困難的事,就是克服成功。」他強調。

 

他保持沉默,讓自己思考一下,也許是想給我回覆的機會。不過,他突然又繼續說:「明日成功的最大敵人,就是今日的成功。事實證明,每一百個在逆境中忍耐的人當中,只有一個能領受成功──我不是僅指經濟上的成功。那些成功的勳章,即使是你光明正大得來的,也可能轉而成為致命的負荷,沉重地壓在你的胸口。那些代表軍階的軍袖斜條,也可能會壓垮我們的肩膀,把我們壓倒在地。」

 

他再次堅定地看著我,對我說:「從你的失敗中站起來,但是不要讓你的成功打敗你。有時候逃離能帶來勝利,讓你感受到脆弱能帶來真正的力量。」

 

「你曾經感到脆弱嗎?」我問。

 

「你有所不知……」他笑了起來:「如果你能看到我的裡面,你會驚訝我曾受到多麼大的恐懼和顫慄。有些日子,我必須告訴自己一百遍上帝告訴使徒保羅(保祿)的話:『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哥林多/格林多後書12:9)

 

當我聽到他的坦言相告時,想起自己多次看到那個人大膽地宣揚十字架的信息。他的話灌輸到我們身上,帶著一種完全清楚自己在說什麼和為何要這樣說的堅定性。他在椅子上稍微坐起,問我是否可以告訴我另一則故事。在我跟他說我很樂意聽之後,他開始說了:

 

很久以前,在一個由聰慧的女修道院院長所管理的古老修道院裡,有一百多位修女一起禱告、工作、事奉上帝,過著簡樸平靜的生活。一天,她們知道她們其中之一將會被派到外面去說道傳福音。在經過冗長的決議和詢問之後,她們決定要由克拉拉修女來執行這個任務,她是一位很優秀的年輕女性。她們指示她要研讀,所以克拉拉花很多年時間在修道院的圖書館裡解讀聖經古抄本,最後精通了其中奧祕的知識。當她結束她的聖經研讀時,她已經熟稔經典著作,她能解讀原文所寫成的手抄本,她也精通中世紀的神學傳統。她在修道院裡傳教,每個人都喜歡她的博學多聞和她智慧話語的洗禮。當她結束了佈道,克拉拉修女到修道院院長面前,問:「我可以出去傳道了嗎?」

 

老修道院長看著她,好像能讀出她的想法一樣,她也很高興克拉拉修女已經在心中累積了成千上萬的答案。「還不行,孩子……還不行。」她回答。然後她指派她到花園去,讓她在那裡從凌晨工作到黃昏,忍受冬天凜冽的寒冷和夏天酷暑的炙熱。她撿拾石頭和雜草,細心整理葡萄園的每一株植物。她學習了等待種子長成,知道如何辨認汲取的樹液,何時是修剪栗樹的時機。她獲得了另一種智慧,但那仍然不夠。

 

修道院長又派她去跟農夫們說話。她聆聽他們在辛勞奴役工作之後的埋怨心聲。她聽到暴動的謠言,也激勵了那些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們。修道院長叫她來,凝視著她,看到她的心裡充滿答案,而眼神裡充滿疑問。「時候還沒到,我的孩子。去禱告吧!」克拉拉修女在山上的偏僻小屋裡花了很長的時間。當她回來時,她的靈魂已經煥然一新。「時候到了嗎?」她問。還沒。時候依舊還沒到。

 

然後鄉間發生了傳染病,克拉拉修女被送去照料那些病患。她很多個夜晚都熬夜沒睡,照料病人,也痛苦地為埋葬那些去世的人而哭泣。疫情結束後,她自己也因疲累和悲傷而病倒了。村莊裡有戶人家擔起照顧她的責任。她學習軟弱和謙卑;她讓自己能夠被愛,然後重新獲得平靜。當她回到修道院時,修道院長看著她,讀著她的靈魂,發覺她更人性化,也更脆弱了。她看起來很寧靜,腦海裡充滿答案、眼神中充滿疑問,而她的心裡充滿名字。

 

「時候到了,我的孩子……現在,去傳福音吧!」她告訴她。

 

這個故事深深打動了我。

 

老牧師想要總結這個故事,他靠近我,非常緩慢地說:「如果她沒有決定變得脆弱、向她的生命低頭,那麼神一切的智慧和力量都不再重要的。美國作家亨利.米勒(Henry Miller)說過:『如果神不是愛,祂就不值得存在。』

 

以上摘錄自《月光下的十字架:老牧師與我的十四堂重生課》

Mondays with My Old Pastor
作者:荷西.路易斯.那瓦荷 Jose Luis Navajo

文章標籤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