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神啊,請帶我穿越苦難吧

我再也受不了這些痛苦與折磨了!

確定版正封.jpg 

幾年前,我走進了一家藝術用品店,想買一份禮物送給某人,不經意地跟店主人聊起來。我跟他談了許多關於我的事,告訴他我正開始從事寫作,我正在撰寫一本關於天堂的書,我希望將來某一天,它能夠幫助某些人。我記得我當時將天堂描述得非常有趣。但是,這個老男人臉上的笑容卻凍結了。他突然將臉別開,說:「噢……天堂……是喔。好吧。」

當時,我對於他的反應感到很驚訝,於是我說:「呃,不好意思,我說錯什麼了嗎?」

「天堂?」他氣急敗壞地說:「拜託,這個世界根本沒有天堂。而且神根本不存在。」

接下來,這個男人告訴了我,他的人生中所遭遇的一切悲慘的事,真的有很多。他的父母在他十幾歲的時候就過世了,他的兄弟姊妹也在很小的時候就夭折──全都死於癌症──他曾經失去許多工作,前年,他的妻子也過世了,留下他一個人孤孤單單地活著。而他唯一的兒子──一個從不開口喊他的兒子──根本是一個窩囊廢,把他的生活搞得一團糟。但到目前為止,最令他感到痛徹心扉的,是二十五年前他女兒的死。那時,她只是一個年僅八歲的小女孩。有一天,當她和她的朋友們在屋子的前院玩遊戲時,她突然暈倒,在送往醫院的救護車上,她就離開了人世間。醫生們認為這可能是因為某種心臟心律失常,但真正的死因他們也不能確定。她的死亡將這個男人徹底毀滅,他堅決且義無反顧地拔除了身上可能殘 餘的任何信仰。

我聽著這個老男人描述這所有的一切,試著想找出一些話來安慰他。但,想當然耳,我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我告訴他,我對於他所經歷的這些傷痛感到很遺憾,但我實在不知道我還能做些什麼。於是,我只有默默地離開。

很不幸地,沒有一個既簡潔又睿智的答案,可以回答這個問題:「為什麼人們會受苦?」你也無法不假思索地說出一個現成的答案,以減緩人們的痛苦。這就是為什麼有許多善良的人們,最後會對失去至親的朋友或家人們,說著於事無補的安慰(雖然他們可能是無心的)。他們會這麼說:「別擔心,事情會好轉的。」、「這是上天的旨意。」、「至少你還有我啊!」或者「不要再哭了,你應該站起來重新開始。」

許多人都忘了,傷痛就像是一個開放式的傷口——一個血淋淋的、皮開肉綻的傷口。我們最不想聽到的是當我們身上的外傷如何如何,為何需要包紮、傷口為何會裂開、為何我們會流血等等生理解釋;此時此刻,我們最需要的就是找一個專業的醫生為我們止血、包紮,讓傷口慢慢痊癒。假如醫生把關於瘀傷、撕裂傷的所有細節一下子對我們吐露──在我們痛得尖叫的時候──我們的心情能因而感到比較平緩,能嗎?

很多時候,神最不會做的事,就是當我們承受苦難時,告訴我們為何我們要經歷這些。這些事或許祂會晚一點告訴我們——很可能是很久以後。然而,祂會做的,是幫助我們承受這既可怕又皮開肉綻的傷口的疼痛感,使我們得以毫髮無傷地穿過暴風雨。現在,請了解一點:不論你是什麼人,又或者你處在什麼地位,神永遠會答應這個請求:「請帶我穿越苦難吧!」

我說,在這個世界上,我們必須承受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苦難。當這些人正在經歷苦難的試煉時,神會對所有前來向祂尋求協助和安慰的人說「好」,請注意我並沒有說「神會停止你的苦難,或在第一時間阻止它的發生,或以任何方式減緩你的痛苦」。這可能會是一個最大的信心絆腳石,但我們必須昂首面對這一切:神允許了許多可怕的事情發生。祂允許讓疾病肆虐國家、讓颶風摧毀城市、讓殺人犯和強姦犯恐嚇整個社區。記住:祂還曾經允許數十萬名孩童在納粹集中營被毒氣毒死。祂說一聲「好」可能會讓你接受某種形式的痛苦——而那或許正是你最最恐懼的一種。

重點是,不論我們將會經歷怎樣的苦難,神永遠會為我們開闢一條出路。那條路並不是讓我們直接脫離那個苦難本身,而是讓我們從那個苦難所帶來的徹底晦暗的絕望之中逃脫出來。而這也是向神這麼請求的要旨——走出晦暗的絕望世界。在祂寫給格林多(哥林多)的信中,有一段著名的話,宗徒保祿(門徒保羅)是這樣描述神的:「你們所受的試探,無非是普通人所能受的試探;天主是忠信的,他決不許你們受那超過你們能力的試探,天主如加給人試探,也必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夠承擔。」

心靈作家經常採用這個段落,來說明神絕不會允許我們接受超越我們忍受極限的罪惡的考驗。但談到苦難時,它也相當適用。神永遠會給我們一個「逃生艙口」。無論我們內心有多大的風暴,祂永遠會給我們一個出口,而也因為這個出口,我們不會一直被困在那裡。當耶穌基督祈禱自己得以免除十字架上受刑的苦難時,神原可以拒絕祂的請求,但祂卻派遣了一個天使,到革責瑪尼(客西馬尼)花園安慰祂。讓天使陪著祂、安慰祂,這也更加強了祂的決心,而且也幫助祂度過當時祂所經歷的深刻情感騷動和恐懼不安。

這與神提供給我們的協助有異曲同工之妙。我們身上既有的痛苦可能不會因為這麼祈求而消除——而我們自己總是期待著,當我們向神請求時,就能得到神的幫助和安慰,並且能因此更強化了我們的心智。

當你請求神幫助你「安然度過」,祂將會引導你到讓你傷口癒合的最佳途徑。假如你需要跟一個這樣的人說說話,也許神會把他或她送到你的面前。假如你需要遠離大家,一個人孤孤單單地靜一靜,也許神會鼓勵你的老闆在工作之餘,給你更多的休假時間。假如你需要讀一些療癒身心的書,也許神會把一本完美的書交到你的手上。有的時候,當一個人正在經歷一個特別痛苦的哀悼時期——它可能是來自小孩或者伴侶的死亡——神往往早已知道,偶爾,祂會提供一個跡象,告訴你逝去的親人現在其實是過得很好的。

不論神是否會回應這個請求,有一件事是我們可以確信的:祂將會加快這個治療的腳步,並確定你已盡你所能,運用最小的情感、心理和精神損害,來度過你所經歷的苦難。這個保證不只適用於生命中巨大的不幸災難,它對於渺小的日常活中的「厄運的打擊」也一樣起作用。你不需要等到心臟病發作、得了絕症或者車禍發生時,才能尋求神的協助。當你牙痛時,你就可以這樣請求;當一個討厭的同事在工作時不停地對你說話時,你就可以這樣請求;當你困在車陣中時,你就可以這樣請求;當你面臨各種各樣的苦難時,你都可以對神說:「神啊!請帶我穿越這一切吧!」

而祂將會如你所願。

原因是,神永遠會答應這個請求,即使你的痛苦是如此巨大,你幾乎感覺自己快死了,假使疼痛不減緩一些,你甚至想走上自殺一途——神會幫助你的。祂會過來找你,用祂的手臂將你高高舉起,帶著你走出黑暗。因此,我們所信仰的神,永遠都會在的。祂知道苦難意味著什麼,祂也知道死亡和埋葬代表什麼——祂也知道如何走出冰冷、絕望的黑暗之墳。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歡迎點選以下連結觀看書評

結合當代知識的哲學讀本:《我是誰》http://pots.tw/node/6442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神啊,請引領我走向我的未來

究竟,我是為了什麼來到這個世界?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獨特且獨一無二的,因為我們身上都扛著一份特殊而獨立的使命必須去完成。被選擇的不是那些數不盡的其他人,而是我們;因為這些任務,只有我們才能完成。而我們的生活之所以充滿了令人費解的曲折,就是因為我們都已做好特殊的準備,迎接這些挑戰。即使我們擁有人格缺陷和人性弱點,我們仍然都是完美的個體,等著處理宇宙中一些特殊的、只有在歷史上特定的時刻才能解決的問題。

分析到最後我們可以知道,我們不只是人類,而是鑰匙——一把把神精心製作的、只適用於某些鎖上的鑰匙。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因為必須交由我們來打開的那道鎖只適用於某一把鑰匙——一把外觀與眾不同、使用起來與眾不同、感覺也與眾不同的鑰匙,一把擁有與眾不同的情緒、熱情、技巧和缺陷的鑰匙。事實上,在整個世界和所有的時間之流中,也只有惟一的一把鑰匙,有能力打開那一組獨特的鎖——而你就是那把鑰匙。

不過可別把鎖搞錯了,只有當你找到那道鎖的時候,你才會了解自己的命運。它可能很大、也可能很小;它可能很吵,也可能很安靜;它可能使你一夕成名,也可能使你沒沒無聞。可能你注定要在一場大火或一場災難中,拯救某人的性命,也可能是要在某段簡單的對談中改變了某人的一生;也可能在某一天你會創造出某種能幫助人類的東西——一種發明、鼓舞人心的音樂、一本書或者一篇文章,也可能是你的兒子或女兒注定要達成某種令人嘆為觀止的成就——而沒有你對他們造成的影響,他們就不可能會完成。你的命運可能會出現在你生命中一個充滿決定性、戲劇性的時刻,也可能會是你耗費多年的許許多多個行動。但是誰會知道呢?不論事情將如何演變,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這對世界上的生命具有相當重要的意義,而對於你本人,也會有極其重大的成就感。

但有一個關鍵點要記住:我們在這裡所談論的「命運」,和你的「夢想」不一定相同。人們總是強調「追求夢想」的重要性,單就這一點來看他們並沒有錯。在我的生命中,也曾擁有成千上百的夢想:成為一個大聯盟職棒選手的夢想、成為一名醫生的夢想、擁有一個經由選舉產生的職位。在我生命中的許多時刻,我也曾經非常認真地祈求這些夢想可以成真。但是,沒有一個夢想被實現。感謝神!你看,不論我多麼希望可以實現這些夢想,但是這其中沒有一個夢想關係到我的命運,沒有一個夢想關係到神希望我成為的那種人,也沒有一個夢想,能夠使我對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感到滿足。

舉一個例子來說明。長久以來,我的妻子一直想要成為一名律師。當她還是一個小女孩的時候,她就深深地為電視劇裡的審判團、陪審團和法庭所著迷。事實上,當她逐漸長大以後,有兩件事成了她生命中的最愛:成為一名律師的夢想,以及她的父親。她和父親之間的感情非常濃厚,他們兩人幾乎是密不可分的。當然,她也深愛自己的母親、哥哥和家庭中其他成員,但她無疑地更是「爸爸的小女兒」。有一次,當她只有五、六歲的時候,她無意間偷聽到父親說他要去另一個城市出差。她突然變得相當憂慮,她回到自己的房間,收拾她的史奴比電動牙刷,她的「菲蒂」(feetie)睡衣、一雙襪子,她將他們全數塞進她的小圓拼布手提箱。然後,她穿戴好帽子和外套,端坐在屋子門廊等待她的父親出來。當父親打開門,看見她膝上放著拼布手提箱坐在門階上時,他很自然地問她在做什麼。她只回答:「爸爸,我必須要跟你一塊兒去——不然,誰來照顧你呢?」他們之間的關係就是這麼親密。而隨著時日推移,他們的感情也越來越深。

成為一名律師的夢想,也隨著她的日漸長大而逐漸增長。當她十幾歲的時候,她非常用功讀書,獲得各種學術獎項,她在大學裡主修法律預備課程。然而,如同生命中經常發生的事一般,她的計畫有了變化。家庭成員的死亡大大地震撼了她,而後她決定先休學一年,之後再進入法學院就讀。在那段時間,她獲得一個在幼稚園當老師的工作機會,那只是一個短期工作,可以讓她暫時喘口氣,並且存一些錢,為將來進入法學院做準備。

但就在那一年,一些有趣的事情發生了。她發現自己愛上了她的新工作。她喜歡和孩子們一起工作,她也喜歡看著孩子們學習。她愛上了擔任老師的這一份工作——幫助孩子們綁鞋帶、繫上外套的鈕扣,擦掉他們臉上的淚珠、為他們擦鼻涕,教導他們學習字母以及幫助他們開始閱讀。當她察覺到這一點時,一年、兩年過去了,然後,三年、四年過去了。她的「短期」工作已變為她生命中不能缺少的熱情。所有她過去的夢想──站在人潮擁擠的法庭上,宣布激昂的結案證詞,贏得一場場困難的官司的美夢──已完完全全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幻夢場景是,真實生活中的小小男孩和小小女孩,用一種無辜、透徹而崇拜的眼光仰視著她,彷彿她是他們的第二個媽媽一樣。儘管這份工作賺的錢並不多,並不能像身為一名律師那麼地「揚名立萬」,但是她清楚地知道,每天站在教室裡的自己正在做些什麼,而這比起她過去的許多夢想更讓她深刻感覺到自己的存在價值。簡單地說,她了解自己正朝著自己的命運前行。

到了這裡,或許已足以說明故事的結局。但是,事實卻不是如此,神總有祂的美意。當我的妻子擔任老師十年之後,她的父親被診斷罹患了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如果你不曾經歷過一個摯愛的人罹患這種疾病,就不可能明白它有多可怕。他不僅會忘記他所認識的人們、熟悉的地方或記憶,還會忘記生活中許多最基本的事情。他會忘記甚麼是刀叉,他會忘記數字和字母,他甚至會忘記如何扣上襯衫上的鈕扣和如何繫好鞋帶。而負擔最大的可能是他身邊的人——特別是他的家人。我妻子的母親很偉大,成為她父親的首要看護者。但是她無法獨自做到這一點,她需要幫助。在這件事發生後,我的妻子也幾乎無法承受這個打擊,於是她開始參與照顧父親的工作。她搬回家,每天從學校下了課之後就回家幫忙,週末的時候就帶父親到處旅遊,週日她陪父親觀看足球賽,空閒的時候就陪伴著父親。發生了這件事,對她來說很令人心碎,卻也很美好。她知道自己正送給父親一份很棒的禮物,她將父親一生中灌注在她身上的大量的愛,逐一回報給父親。雖然她恨透了疾病,但是,她衷心感謝神給予她減緩父親痛苦和維持父親尊嚴的能力。

不久後,有一天,當她為父親拉上夾克的拉鍊時,她突然間頓悟了。每一件她所為父親做的事——包括教她的父親綁鞋帶、教他分辨數字與顏色的不同、重複地回答父親提出的相同問題、教父親書寫自己的名字——這所有的事情,她在擔任幼稚園老師時,都已受過專業的訓練了。就好像她花了十年時間所做的這些特殊訓練,都是為了要幫忙照顧這個她在世界上最愛的人一樣。她終於了解,為什麼從來沒有人強迫她繼續完成學業——神之所以引領她到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方向的原因。假如她已經成為她夢想中的律師,她不僅會失去幫助那些可愛小孩的機會,她更無法以一個有意義的方式幫助她的父親。

這故事僅是巧合嗎?我並不這麼認為。這故事太過崇高,充滿了愛和自我犧牲。這個故事中充滿的不是接受,而是毫無保留的付出;這故事是幫助身邊承受苦難的人,並將之轉化為一種長久的寶藏。換言之,我們將能從中發現神所留下的痕跡。

(以上節錄自《改變生命的10種祈禱》第十章)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