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些時候我們身體的病痛,是氣候不協調所引起的
像上個月幾近二十天都在下雨,滴滴答答到人都快發霉了
但有些時候我們的宿疾,卻是心理與回憶所影響的
就像今天要跟各位介紹的這本書《治療生命傷痛》的例子…

“…雅妮絲的右眼幾乎看不見了,她的視力幾乎每個醫生都跟她沒辦法醫治。
後來她來參加我的工作坊,雅妮絲覺得自己的一段記憶得到了治療:

她離家當護士時,父親就不再理她了。雅妮絲告訴上主她有多氣父親放棄了她,
但是之後雅妮絲感受到天父摟著她,融化了她的孤寂,
更驚人的是,她越能藉著天父的眼光看待自己的過去,讓痛苦的回憶得到治療,她的右眼就越能恢復視力…”

這個例子說明,雖然我們都有一堆不健康的憤怒與罪惡感,以致促成了自己的病,
苦尋良醫之後卻發覺,最好的藥必須是經由上主的給予,才能讓我們的身心達到最後的平靜,
學習面對傷痛,學習治療記憶,學習讓自己知道,我們都未曾失去被愛的能力。


治療生命的創傷  《治癒生命的創傷:圓滿走過寬恕,心靈不再痛苦》
帶著神的恩典回到生命中的黑暗角落,在當時當地,點亮改變覺受的光與愛!

【作者介紹】林瑪竇(Matthew Linn)、林丹尼斯(Dennis Linn)
耶穌會士林瑪竇與其胞弟林丹尼斯原本是醫院的駐院神父、治療師,並身兼避靜神師。一九七四年,他們合著的第一本書《治癒記憶》引起廣大迴響,於是他們辭去原本工作,全力投入醫療牧養工作,其後幾年遠赴四十餘國,展開數百場「治癒生命創傷」討論會。他們同時在美國各地演講,吸引廣大聽眾,深獲各團體的歡迎。

此外他們也於馬凱特大學及埃基伍德學院開設治癒相關課程。本書出版後,他們又陸續完成了九本著作。一九八一年,莎依拉.法布里肯特.林加入他們的行列,林家三人不斷汲取醫學、科學中關於成長與治癒的知識,整合到靈修工作中,合著了許多心靈醫治的好書。

【新書介紹】
每個人在生命的歷程中,都經歷過大大小小的心靈創痛,有些創傷比較容易放下,有些卻讓人難以釋懷,被我們藏在心底不時刺痛著我們。這些未被治癒的受傷記憶,不但會傷害我們的心,更會影響我們的身體,引發各種病痛。其實,這些痛苦的記憶不一定只會傷害我們而已,它們也能被治癒,轉化成生命的禮物。

本書的兩位作者擁有三十多年牧養經驗及心理治療經歷,他們汲取了醫學、靈修、精神病學上的寶貴識見,以生死學大師伊莉莎白.庫伯勒—羅絲所提出的「臨終五階段」(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接受)為框架,試圖說明生命中的重大創傷,也能轉化為情緒、心理、乃至靈性的療癒機會。

然而,想要順利地走完五個階段並不容易。許多人在面對人生的創傷與失落時,往往陷在前四個階段而無法脫困。書中作者現身說法及以幫助過的案例告訴我們,所有的情緒與感受都是健康的,但是要如何處理它們,卻有好壞之別。我們應該真實地面對、尊重,而非壓抑、逃避或放任自己耽溺其中。唯有經驗過每一種情緒與感受,完整地走過每一個階段,才能逐漸釋放自己,讓寬恕帶來深層的靈性治癒。

本書明確地道出獲得治癒的三個步驟:把自己的感受告訴基督、傾聽基督的感受、依基督的指引而行,並提供了實際的操練方式和祈禱文。
透過治療記憶,我們將能解除心靈的負擔和桎梏,克服焦慮、恐懼、憤怒和罪惡感等情緒,找到內在的平安和喜樂。在痛苦的記憶痊癒之後,我們將會發現,那些曾讓人一蹶不振的苦難與創傷,都是獲得更豐盛生命的恩賜與祝福!

【內容特色】
★ 長銷三十多年,治癒創傷與轉化生命的必讀書籍。
★ 結合心理學、醫學與靈修,適用於一般大眾,獲得深層治癒。
★ 實例豐富、建議實用,適合讀書會與心靈療癒課程研習、討論。

【名人推薦】
輔仁大學神學院教授 吳伯仁
台南全人健康教會創辦人 吳約翰
終身義工 孫越
羅東聖母醫院精神科醫師 郭約瑟
情緒傷害講師、牧師 彭德修
懷仁全人發展中心主任 鄭玉英
──誠心推薦(依姓氏筆畫排列)

文章標籤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空虛自己》海報1

以下內文摘錄自單國璽樞機主教《空虛自己》內文「癌末,活出生命巔峰 」
由廖金常修女撰寫


前言
單國璽樞機主教一生奉獻給天主,他說:「我沒有什麼現世的財產,信仰是我的至寶,我不願這個至寶同我一起被埋葬,而願將它交給我親愛的朋友」,這個至寶「使我認清人生的來源、歸宿、意義和方向」,他最渴望的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得到這份珍貴的禮物,然而天主給他的使命卻是一條更寬廣的路,多年來都是在教會的頂層宣講,接觸的大都是熱心福傳的教友,沒有在第一線福傳的機會。直到退休後,才有機會做第一線最直接的傳揚福音的工作—開慕道班。

緣起
單樞機退休後住在高雄市四維路的耶穌會院,當時住在對面大樓余政道的太太張良穗是乳癌病人,得悉樞機主教也是癌症患者,詢問是否可以見見樞機,聽聽他的抗癌心路。相談之後,余太太才知道堅定的信仰,對抗疾病的療效遠超過藥石,遂熱切的想認識單樞機信仰的天主是誰。

就這樣已是癌末的余太太和先生及鄰居黃德強、侯瑞璇夫婦及李宏文(慕道者)、呂琦茵(教友)夫婦,成了第一批慕道者。從二○○九年十一月開始,每週六下午4:00-5:30 講授天主教要理。單樞機的客廳,就成了慕道班溫馨的小窩。

信仰不只是理論知識的了解而已,最重要的是親身的體驗,和天主建立親密的關係,所以一般慕道期最少是一年,他們風雨無阻的聚在單樞機的客廳,飽享心靈的饗宴。即使身體極端虛弱、要靠輪椅代步的余太太也從不缺席,有一次在四維文教院的騎樓,她堅持從輪椅中站起來,儘管舉步維艱,她還是一階階的走上去,表達願虛心聆聽樞機主教的教導,領受天主聖言的虔敬。

余太太了悟塵世生命的有限,回到天主那裡才是永恒的生命,她殷切期待早日成為天主的女兒,因為她知道以自己的病況無法等到一年後才領洗,因此要求提早領洗。她一直說她認識天主太晚了。她何其有福,對同是罹癌的單樞機原本只是仰慕,竟然陪伴她走過最艱辛的抗癌路,她是多麼感激天主的恩典啊!

余太太領授洗禮後,全心的交託與信靠,虔敬的祈禱,讓她感受到天主的慈愛與安慰,重新激起生命的能量。單樞機多次到她家探望,為她祈禱、舉行彌撒等,讓她勇敢的面對病苦。她在醫院進進出出,單樞機為她祈福,甚至祈禱說:「我已是老廢物了,如果天主要叫余太太回去,我願以我的生命來換取她的生命,她才四十多歲,而我已八十八了,天主可以叫我回去了」。

滿滿的祝福與溫暖讓余太太很平安的回到天父的懷抱,家人無盡感激,先生與女兒(余若瑛)一直留在慕道班。

第一期慕道班有四個人:張良穗、黃德強、侯瑞璇夫婦及李宏文於翌年復活節領洗,之後陸續有人加入慕道班的行列,這些新加入者都是口耳相傳,自動要求來聽道理的,有些人聽完一年領了洗,仍覺不足,志願留下來,他們戲稱為「留級生」。二○一二年復活節有7位領洗:余政道、洪淑珍、鄭國憲(妻藤倉由紀子,教友)、陳政宏、游淑儀、洪艷秋(夫林俊芳,教友)、曾嘉德。

嚮慕者愈來愈多,第三期有二十五人之多,風雨無阻地聚在四維會院單樞機的客廳,準備聖誕節領洗。而單樞機卻等不及,天主將他召回,由劉振忠總主教接棒,繼續單樞機未竟之課程,同樣是預定在今年(二○一二年)聖誕節領洗。即將領洗的是:魏韻儀、王寶娸、郭永忠、杜振國、趙志浤(妻張迺琦,教友)、陳世釗、林思偉(夫曾嘉德)。

慕道班的學員有不少人是來自傳統民間信仰的家庭,關切的是家中的父母是佛教徒或一般民間信仰,以後能得永生嗎?單樞機回答,無限仁慈的天主,接納所有的人,我們的老祖宗幾千年前也不認識天主,可是只要本著良心去做,一樣會得到恩寵。信仰雖不同,但良心是一樣的,家庭生活中重要的是我們要彼此尊重對方的信仰。簡潔的話語,化解了大家心頭的疑慮。

週末,「家」的饗宴
退休後住在四維文教院的頂樓,自己照料生活起居。慕道班上課前,親自排椅子,準備茶水、餅乾、水果。這些點心都是別人送的,所以每樣不多,卻有很多樣,往往排滿一桌。杯子也是大小不一,卻同樣裝了滿滿的愛。

「每次上課,他都親自到樓下接待我們,一一握手致意,然後一起上樓。下課後,他又堅持我們不可剝奪他的運動-收拾善後,後來我們實在不忍心勞累老人家,就搶先一步洗杯盤,把椅子歸位。」
「樞機和我們平起平坐,讓我們非常自在輕鬆,絕不凸顯他樞機的高位」。
「如果不是體諒單樞機正在做化療,體力有限,我們真的想賴著不走」。
天主之所以吸引人常常是因為見到一個人的典範或一件事的發生,使人深受感動,這個感動深入人心,轉化為真實的生命。信仰就是這樣培養起來的。

慈母的關懷
望之儼然,即之也「凜」,這是單樞機在祭台上,在會議中給人的形象,位高權重的樞機主教,只能仰慕,無緣親炙。除了公事,必要的交談,別無一句閑話家常,多年來,他一直是個謹言慎行的嚴父。然而他在罹癌開慕道班之後,潛藏內在的母性光輝完全表露無遺,顯露了完整的天主性-包含父性和母性,他不只一次感性的說:「生病六年來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時光」,他深深地體會到「家」的溫馨,與「家人」之間彼此的關懷、親密的友誼。

慕道班的學員像他的孩子一樣,他記住每個人的名字,家庭狀況,除了見面問候外,還時時以電話關心學員的家人、工作、健康等,讓他們感動萬分,就如同慈母的關懷。

單樞機在他的客廳裡,用羸弱的雙手親自排椅子、拿杯子,準備茶點;奮力挺直顫抖的雙腳,站在水池邊,一粒一粒的剪葡萄,一個一個的洗水果,迎接他的「孩子」來分享他的「至寶」。讓「孩子」回來感受到「家」的溫馨,自在的吃吃喝喝,輕鬆的話家常,溫婉細膩的慈愛在彼此間流動。

愛之泉源
道理不只用「講」的,而是在生活中「做」。在與人群互動中,愛之泉汩汩而來。一個行路疲倦的旅人,到了一個客棧,喝了一碗熱湯,吃一盤炒飯,睡了一覺,第二天精神飽滿的上路,湯飯已被消化掉,但所產生的熱量,給旅人足夠的力量,繼續走未來的路。每週一次的慕道班課程,就像這樣,是源源不斷的生命能量。

慕道班的學員於二○一二年六月九~十日兩天聚集在真福山,分享他們慕道的心得;學員們誠摯的表達心裡的感動,從他們的分享中,可看出單樞機福傳的熱誠,他的言行典範對學員的影響遠甚於道理的講述。

以下的篇章就是慕道班的學員寫的心得,他們當中有多對夫婦,這是單樞機一直努力推行的全家歸主,夫妻有一方還不是教友的,鼓勵他們來慕道,夫婦同心,效法「聖家」營造幸福美滿的家庭。

 

空虛自己 《空虛自己:單國璽回憶錄》

作者:單國璽
出版社:啟示
出版日期:2012年12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7470744
裝訂:平裝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空虛自己》海報1

     以下內文摘錄自單國璽樞機主教《空虛自己》內文「退休與絕症」

晉升主教十週年,我六十七歲時,感覺我所能夠想到的牧靈福傳方法幾乎都已用盡。再繼續下去只能守成,不會使花蓮教區向前進展。並且時代變化快速,需要更換年輕的人接棒。我那時體力還可以上山下海,在偏遠地區,例如蘭嶼,做些直接的牧靈福傳工作。在祈禱之後,感覺上述理由都很正當,便給教宗寫了第一封辭職函。幾個月之後,接到答覆,教宗用四兩搏千斤方式予以回絕:「你還不到法定退休的年齡」,原來《教會法典》規定主教到七十五歲退休。

一九九七年我七十四歲生日那天,給教宗寫了第二封辭職函。我理直氣壯地寫說:「我今天滿七十四歲,很快就滿法定退休年齡,敬請接受我的辭呈。」教宗不但沒有接受我的辭呈,而且在翌年正月十八日正式公佈晉我為樞機主教。二○○三年我八十整歲時給教宗寫了第三封辭職函,這次猶如石沉大海,沒有答覆。多次私下晉見教宗時,向他提出口頭辭職,他常開玩笑說:「你的頭髮黑黑的,不可發懶惰,應當努力繼續工作!」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一直到逝世都沒有接受我的辭呈。

二○○五年四月新教宗本篤十六世就職之初,非常繁忙,不願打擾他。約半年之後召開世界主教會議,同時也慶祝梵二以後召開第一屆主教會議四十週年。我特別被邀參加這次大會,並向大會報告亞洲主教會議以及宗座勸諭《教會在亞洲》對亞洲教會的影響。在大會的空檔中,我要求教宗本篤十六世給我半小時的私下晉見。承蒙教宗慨允。晉見時我向教宗陳述向先教宗辭職的經過。新教宗很同情我,並問我願何時辭職。我說越快越好,如能在聖誕節以前更好。那時已是十一月中旬,教宗說:「讓別人平平安安快快樂樂地過聖誕節,過了新年,在元月五日正式公佈退休好了。」新教宗終於接受了我的辭職。

退休之後感覺無官一身輕,可以隨心所欲,做些自己喜歡的事。教會及修會都不會再為我安排新職務。自從加入耶穌會之後六十多年,我從來沒有向修會及教會要求過任何職位或工作。教會或修會的上司給我安排的職位或工作,我都視為天主的旨意,全心接受,並全力以赴,將它完成。

退休後,常常感到疲倦,我以為是很正常的心理反應。因為從前忙碌習慣了,現在忽然靜下來的緣故。但是不久之後在痰中發現有血絲,後來又有小血塊。到耕莘醫院一檢查,發現患了非小細胞肺腺癌。這個發現猶如晴天霹靂,使我震驚。但在祈禱約半小時後,心情便平靜下來。開始認為自己不吸煙也不酗酒,怎麼會得這麼可怕的絕症。祈禱後反而自問為什麼不是我,我有什麼權利不得此病。在祈禱中我向天主說:「自從修道以來,我都是接受祢藉教會及修會上司給我安排的工作職位。在退休後正想隨心所欲做些自己喜歡的事,祢怎麼讓我得這個病?」天主在祈禱中好似哈哈大笑地回答我說:「你一生都是聽我的,現在年紀大了,還應該聽我的安排,不要隨心所欲,破壞你的修行!」我回答說:「主啊,現在我又老又病,是個老廢物,還能做什麼?」天主開玩笑說:「我就喜歡廢物利用!現在患各種癌症的人越來越多,你現在可以現身說法,去鼓勵他們,讓他們還能利用人生最後的旅程為社會做些貢獻,有尊嚴地結束人生的旅程。」於是我將癌症當作是我人生最後旅程中的小伴侶或第二位護守天使,陪伴我完成天主給我的最後一個使命:安慰鼓勵病患及其家屬,並為天主無限的大愛作證,將「天主是愛」的福音撒播於整個台灣。於是我便開始了我的「生命告別之旅」。

 

空虛自己 《空虛自己:單國璽回憶錄》

作者:單國璽
出版社:啟示
出版日期:2012年12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7470744
裝訂:平裝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空虛自己》海報1

     以下內文摘錄自單國璽樞機主教《空虛自己》內文「親情綿綿無盡期」

我是家中的獨生子,從小便集父母、家族、親友等人的千種寵愛於一身。父親做事比較理智、冷靜、嚴肅,很少流露情感,但是我知道他深深地愛著我,並將家族未來的希望都放在我身上。母親性格比較開朗樂觀,喜歡款待客人,慷慨救助貧困。為這個緣故,親友鄰人都很喜歡和她往來。母親非常疼愛我,我的衣服、布鞋、棉被等,都是她親手縫製的。因為小學時就在縣城內住校,只有寒暑假纔能回家和家人團聚。第一學期非常想家,父母去學校看望時,常想和他們一起回家。住校生活漸漸習慣了,並且結識了許多同學玩伴;寒暑假結束離家時,雖然有些離愁,但一想起學校中的同學玩伴,離愁很快就消失了。但是,母親卻不容易忘懷,有一次兩個妹妹偷偷地告訴我說:「你每次回城內住校時,母親就難過得好幾天不思飲食,在家中到處尋找你的腳印和所留下的東西。」

使我終生難忘的和父母離別,是我去北平加入耶穌會的那一幕。父親知道,我這一去,他寄託在我身上的家族期望和傳宗接代全部落空。為此,我辭別父親離家時,他難受得說不出一句話,悶坐家中。我了解父親當時的心情,便請兩個妹妹陪伴他,不要出門送我。含淚向父親揮別時,熱淚奪眶而出,心中強烈地預感這是我們父子在現世的永別。果真,一年後父親便與世長辭了。

反而母親表現得非常堅強,她堅持要獨自送我一程。到了村外的岔路口,我勉強母親止步。這時母親淚流滿面,哽咽著對我說:「兒啊! 天主既然要你,你就去吧! 天主自會照顧你父親和我以及你的兩個妹妹。」這時我的眼淚如同決了堤,再也忍不住了,也說不出一句安慰母親的話。心中有一種強烈的預感:這是我們母子在現世最後的離別。預感果然成真,離家三十三年返鄉探親時(一九七九年),纔知道母親與世長辭已經三年了。

 我雖然從小學就離家住校,每年寒暑假結束返校時,都有些離家的傷感,但和這次去北平加入耶穌會離家時相比,卻大不相同。這次有股強烈生死別離的預感,心如刀割,一方面有父母家人親情的強力拉扯,另一方面有天主無限大愛的牽引,兩股愛情拔河一般似乎將我撕裂,最後天主的大愛獲勝。含淚向母親揮手告別,騎上單車向北離去時,我不敢再看母親一眼。走了約一公里,在另一岔路口轉彎時,回頭一看,母親還站在原處望著我。離家雖然已逾一甲子,但午夜夢迴,母子生死別離的這一幕,還不時重演,醒來時枕頭往往被淚水所浸溼。

到了北平之後,雖然和父母家人還住在同一個省分內,兩地距離也不超過五百公里,但是卻被兩個敵對的政權分別統治,信件不通,音訊斷絕,連父親逝世的消息還是數年後在海外輾轉得知。離家時,中日八年戰爭剛結束不久,國共內戰已經開始。出國時,內戰方興未艾,整個中國大陸正發生有史以來最劇烈的政治變更。新政權建立之後,一切以政治意識形態掛帥,發起許多驚天動地的大運動:例如「大躍進」、「破四舊」、「三反五反」、「抗美援朝」、「實行公社」、「文化大革命」等。「宗教」那時不但被定位是「人民的鴉片」和應該剷除的迷信,而且還被定位是「反革命勢力」,尤其具有國際性的天主教更被定位是私通外國的反動集團。在國外聽到國內許多無辜善良的老百姓冤枉而死。自然也會想到自己的母親和家人親友的安危。

離家三十三年,和家人音信斷絕,雖然相信天主會照顧他們,但是血肉之心還時時焦慮掛念母親和家人。因此,養成皺眉頭以及憂愁滿面的習慣。別人以為我性格嚴肅,待人冷漠。其實誰懂得我內心當時的掛慮和憂傷呢? 只有每日在祈禱中向天主傾訴。

「文化大革命」結束以後,華國峰執政時,大陸略微開放一些。有一天忽然接到母親的一封信,大意是說:三十多年沒有見面了,非常想念,希望我能盡快回家一趟。她並且舉例說:最近有旅居美國多年的鄰居曾回國探親,現已平安返回美國了。正在此時,我也接到了教宗任命我作花蓮教區主教的通知。我便請求教宗暫時不要公開發表我任命,讓我先回鄉探親,以後再公佈。回鄉以後,纔知道母親已經逝世三年了,她給我寫的那封信原來是我的兩個妹妹偽造的。她們請我原諒,並且告訴我:母親逝世時,文化大革命尚未結束,給在國外的我寫信就能構成被鬥爭的罪名。另一原因是怕我知道母親過世的消息之後,不願再回家。她們也很想念我,為此善意地寫了那封偽信,希望能見我一面。

回家後,親友鄰居一知道我要到父母坟上祈禱,便來安慰我,和我一起前往。長輩存活者寥寥無幾;小時的玩伴同輩大半尚在人間,但不到六十歲已老態畢露;四十幾歲以下的晚輩大多不相識。一眼望去整個村莊似相識又感陌生,三十多年物換星移,人事皆非,恍如隔世。一到父母墓前,立刻跪倒在地,涕不成聲,默默祈禱良久。兩個妹妹和許多親友陪我一起落淚,最後大家將我扶起。這時唯有宗教信仰能夠安慰我,因為我相信:有朝一日我還能夠和父母親友在天堂相聚,那時再也沒有戰亂不安,再也沒有疾病、分離、眼淚和死亡;在那裡永享親情綿綿無盡期,偕同父母親友共同分享天主無窮的大愛和永恆的生命與圓滿的幸福。

 

空虛自己 《空虛自己:單國璽回憶錄》

作者:單國璽
出版社:啟示
出版日期:2012年12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7470744
裝訂:平裝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空虛自己 

 單國璽樞機主教一生服從,90歲的人生故事,
 可以為我們做生命的見證,抓住信仰、活出愛。
 他從來就不只是神父,而是值得學習的榜樣,
 和精神力量的來源!


千名教友不捨,百日暨冥誕齊懷念
12月1日高雄主教座堂玫瑰聖母聖殿舉行單國璽樞機主教百日紀念暨九十冥誕感恩禮暨《空虛自己》新書發表會,於上午10 時舉行,數百名教友與南部諸多政要出席,感懷台灣第一位被梵蒂岡媒體讚為「台灣宗教界對話的領袖」,與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譽其為「全民典範」的精神領袖。單國璽樞機主教,在臨終前三年開始親筆撰述一生的回憶錄:《空虛自我》,書中紀錄許多感人故事,包括與家人的親情、修道生活的養成、無悔的奉獻,相信在場的眾多政要、教友與讀者都懷念不已。

離家修道一甲子,九十年來毫無間斷地奉獻自我
單樞機小時候就很喜歡學習神父的生活職務和工作,他會穿上剪破的舊麻袋,當作神父祭衣扮演做彌撒,雖然單樞機的母親不喜歡家中獨子出家當神父,但單樞機六歲時生病瀕死,母親愛子心切便向天主許願,若痊癒就讓他修道當神父。樞機在《空虛自己》一書中寫道,兩位妹妹後來偷偷告訴他,雖然母親答應你出家修道,但每次你離開家後母親就好幾天不思飲食,在家中找尋你的腳印和留下的東西。但時事的變化竟讓他三十三年後才能回家探親,每當思及來不及見最後一面的母親,只嘆親情綿延無盡期。


儘管在耶穌會修道的時候非常熱衷學習,樞機只在與同學踱步回宿舍的短暫時刻學習外國語言,卻不願多佔用別人時間、打擾他人作息。畢業後在將近六十年的傳教生涯裡,單樞機從令人欽佩的神師、接任徐匯中學校長成為著名的教育家、接手光啟社,比經理人更專業的讓企業「轉虧為盈」,以及成為花蓮教區和高雄教區的種種政績,到最後站上國際舞台榮膺樞機主教的成就與的光彩,讓他不只是神父,而是值得學習的榜樣與精神力量的來源。

利用回收紙寫回憶錄,耗時三年寫出對你我的愛
在剛剛獲教宗同意退休的八十三歲之際,卻被檢查罹患了肺腺癌,自稱為「老廢物」的他卻似乎聽到天主的回答,叫他以不憂不懼的心情現身說法,為人生的最後一哩路做出奉獻,讓罹癌的過程從「為什麼是我?」轉成「為什麼不該是我?」,進而把癌當成天主的禮物與天使,在生命餘年繼續奉獻他一生的愛,用愛告別。


單樞機不改節儉的本性,在人生的最後三年利用回收紙一字一句地寫下他的人生故事。就算在生命臨終,氣息微弱的打電話給出版社編輯時,語末仍親切問候編輯的稚齡小女兒。自始自終,樞機從來沒有疏忽可以關懷別人的任何一個機會。由樞機親自撰寫的回憶錄《空虛自己》中,讓我們看到單樞機之所以為單樞機,以及他對天主的愛、對人的愛。

《空虛自己》特別收錄「樞機的最後一天」
在12月1日百日紀念暨九十冥誕感恩禮的當天,除了劉振忠總主教主禮九十冥誕感恩禮,活動會場還特別製作回憶錄中特別收錄的精彩照片與八月二十二日樞機臨終前的最後一天。樞機臨終當日儘管已經很難開口說話,但還是在生命的最後時刻,拿下臉上的氧氣面罩,努力抬起手,並以微弱的聲音唸著:「願全能的天主聖父、聖子聖神降福你們」祝福在場的神父與教友。教友每每思及樞機最後一刻仍不忘祝福你我,心中便感動不已。


冥誕感恩禮活動結束前,劉振忠總主教與蕭擲吉秘書先後致詞,分享與樞機互動的故事及編輯《空虛自己》的感想,並傳達單樞機在這本書末的最後祝福:願天主厚報你們每一位,並求天主降福保佑每一位讀這本書的人!

文章標籤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