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生命的第二旅程在許多層次上都有證據顯示,人的生命至少有兩個重大的任務。第一項任務是建造一個紮實的「容器」或人格;第二項則是尋找這個容器注定要承載的內容。我們總是將第一項任務當成人生的目的,不過這並不表示我們就能表現得很好。而據我所知,生命的第二項任務通常是被動地遭遇,而非主動地追尋;很少有人是在事前就做好準備,然後知道方向,然後熱情地展開旅程。於是你可能會懷疑,既然如此,提供前方道路這樣一個指引到底有什麼意義。但是,這正是我們必須知道的原因:了解我們每個人即將面臨什麼樣的未來,極其重要。

我們處在一個強調「生命第一階段」的文化環境裡,基本上關切的是如何成功地生存。或許直到現在,歷史上大多數的文明和人們都只活在生命的第一階段,因為光是第一階段的任務就已佔據了他們所有的時間。我們都試著去完成生命最先交付我們的任務:確立自己的身分、家庭、人際關係、朋友、社群、安全,並且為我們唯一的生命創造適當的平台。

但是,我們必須花上更多的時間,才能發現我常說的「任務中隱藏的任務」──當我們在做我們所做的事時,我們真正在做的事兩個工作內容完全一樣的人,其中一個可以懷著很明顯(或沒那麼明顯)的熱情活力投入自己的工作,另一個人卻可能總是死氣沉沉。我想,我們大多數人的情況,都是介於兩者之間。

其實我們對於他人能量(即活力)的反應,遠超過他們的言詞或舉動。不論是什麼情況,「接受」或「散發」這股能量才是你真正在做的事。每個人都感受或享受得到其中的差異,但是很少人說得出具體到底是什麼情況。我為什麼會受到吸引,為什麼會覺得排拒?原因就是,我們都想要、也需要從別人身上獲得的,正是我所謂的熱情活力!就是這股活力,能夠吸引、創造並且聯結萬事萬物。

耶穌說,你能夠透過樹的「果子」來區分它是好樹還是壞樹。他的意思就是,在生的能量中,一個族群或是家族會興旺而蓬勃,在死的能量裡,則會有流言、譏誚,以及隱藏在每個互動之後的猜忌。但是,你通常無法確認當中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這是屬於第二階段生命的智慧,也就是保祿(保羅)稱之為「能辨別神恩」的能力。或許本書能成為這種辨別力和智慧的學堂,這也是我衷心期盼的。

當我們注意到,並且汲汲於尋求「任務中隱藏的任務的完整性時,我們就開始從生命的第一階段往第二階段前進了。而這個任務的完整性,和淨化我們的意圖,以及我們是否能坦然面對自己行為的真正動機,有很大的關係。這是艱難的工作。大多時候,我們對內在的任務總是毫不用心,直到我們外在的任務遭遇某種挫敗。雖然個中原因我還想不透,但這幾乎是不變的模式。

如果我們坦誠面對,就會發現在我們充滿希望的成長和成就中,生命其實是由許多失敗和跌倒所組成的。這些失敗和跌倒必然有目的──一個文明或是教會都無法完全理解的目的。大多數人覺得這些挫敗讓人迷惘,但其實無須如此。我的觀察告訴我,如果能更清楚自己生命弧線的順序、階段以及方向,許多現實面的問題和兩難的困境都會迎刃而解。這並不表示我們能避開這段旅程,我們仍然必須為了自己而走,直到我們能夠瞭解生命更寬宏的全景。

或許,我們應該說本書是一本「旅途指南」,有點類似道路救援計畫。又或許,像是一份描述你未來可能碰到的心臟病症狀的健康宣導手冊。當你身體健康的時候閱讀,會覺得是在浪費時間,但是當心臟病真的發作時,這可是生死攸關的關鍵。我的假設是,你生命的第二階段一定會來臨,雖然我希望那不是因為心臟病發作而引起的(當然,除非你明白我指的是象徵性的心臟病)。

至於每個人進入生命第二階段的時間點,不一定是按照年齡發生。有些年輕人,尤其是那些從早年磨難中習取經驗的人,可能年紀輕輕就已處身於第二階段的人生旅程了。而有些年紀較長的人,在這方面反而非常孩子氣。無論是年齡還是心態上,如果你處於人生的第一階段,我希望本書能提供一些良好的建議、告戒、界線、許可和許多的可能性。如果你已經處於人生的第二階段,我希望本書至少能向你保證你的心智沒問題,並且為你的旅途提供一些有用的心靈糧食。

沒有人是完全心甘情願或出於自由選擇而走上「精神成熟」的旅程。我們都是被奧秘──虔誠的人稱之為「恩典」──所引導。不論你相不相信,我們大多數都是被哄騙、引誘而踏上旅程,或是因為某種「逾越」而墜入其中。就像雅各伯(雅各)狡獪地奪得父親的祝福、而厄撒烏(以掃)因疏忽而喪失長子的權利。在聖經中,那些完整地走完整段旅程的人,被視為被「召喚」或「揀選」的人;在世界其他的神話和文學中,則稱之為「注定」或「命定」。他們都是聽到了某種更深沉、「更多」的邀請,然後藉著恩典和勇氣出發去尋求,很少是從他人身上得到鼓勵,或是完全相信自己是絕對正確的。啟程前往一趟未知的旅途,是一種信心的躍進,一種深切的賭注,同時也是一場盛大的冒險。

熟習的事物和習慣是如此虛假地讓人感到心安,我們大多在其中長久安居。新事物的定義就是「不熟悉」和「未曾嘗試過」,於是神、生命、命運或是苦難必須推我們一把──通常是猛推一把,否則我們是不會前進的。必須有人明白地讓我們知道,「家」不是讓我們久居的,而是要從中搬離的。

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們可以從已知、熟悉的地方出發,動身走上更遠的旅途。我們的直覺和期盼幾乎都是以鼓勵、支持、獎勵並且合理化第一階段的旅程為主。這實在讓人感到震驚與失望,但事實正是如此。我們總是掙扎著求生存,而非求茁壯;總是只求「過關」,而不是試著攀登高峰去看看上面的美景,或是根本就已經停留在最底層了。當代靈修大師多瑪斯.牟敦修士(Thomas Merton)指出,我們可能花一輩子時間攀爬成功的階梯,卻在抵達高峰的時候發現那個梯子根本就靠在錯誤的牆壁上。

處在人生第一階段的人,如果意識到一生該完成的事情不僅於此,這個想法極可能是對的!第一階段的生命並非孤立的存在。我們只知道要為房子建造良好的地下室、打好地基,卻從來沒人告訴我們,在那上面還需要蓋一間真正用來生活的「起居室」、一間提供健康養分的廚房,或是一間誘人的臥室,更不要說蓋一間專屬的禮拜堂了。於是,大多數人(至少是許多人)都只接受了第一階段「求生存人生」的基本磚頭和灰泥,而從不曾前往我稱之為生命「整合領域」的境界。正如睿智的嚮導比爾.普洛金所說,我們大多數人都只學會了跳「生存之舞」,卻從不曾學習我們真正的「神聖之舞」。

創作者介紹

啟示出版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