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種看日落的方式

 

三個人站在海邊,看著同一個日落。

第一個人看到實際且無與倫比的美,並且享受了日落。這是個知覺類型的人,就像這世上百分之八十的人一樣,面對他可以看到、感覺到、觸摸到、移動和改變的事物。對他而言,這些就夠實際了,因為他對於更大的想法、直觀,或是事物偉大的結構沒什麼興趣。他用「第一眼」看,這很不錯。

第二個人看到日落。他享受到第一個人所感受到的美。但是和所有喜愛邏輯思緒、科技與科學的人一樣,他也享受到理解宇宙與解釋他所發掘之事物的樂趣。他想到天體行星的週期運轉。透過想像力、直覺和理性,他用「第二眼」看見了,比起來,這更好一些。

第三個人看到日落,明白也享受到了第一個和第二個人所明白與享受的一切。但是,他從看見到解釋、再到「品嘗」的能力中,在面對一種能讓他與萬物連結在一起的潛藏奧秘、和諧與寬廣時,仍舊維持著敬畏之心。他用以觀看的,是可以看見一切、知曉一切的完整目標「第三眼」,而這是最棒的。

 

      我們迫切需要「默觀的看見」

第三眼所看見的,是奧秘者的所見。他們不排斥第一眼──感官對他們而言也很重要,但是他們明白不僅止於此。他們也不排斥第二眼,但是他們知道,不可將知識的深度或是單純的正確資訊,和意識本身的轉化混為一談。【注1】奧秘(靈性)的看見架構於前兩者之上,但是更進一步

這在任何時候都可能發生:當我們的內心空間、心智空間和身體知覺透過某種「絕妙的巧合」而在同時毫無抗拒地開啟時。我喜歡將這種狀態稱為臨在。那是在一個深刻的內在連結產生時才會有的體驗,而且總是能將你拉入極度的滿足與赤裸而毫無防備的當下,同一時間,這也往往與深刻的喜悅和哀傷結合在一起。在那個時候,你不是想要寫詩、祈禱,就是會進入絕對的沉默之中。

在中古世紀初期,巴黎的聖維多修道院(St. Victor)的兩名基督徒哲學家,替這三種不同的「看見」命名,此舉對西方的學者以及尋道者有著深厚的影響。聖維多休(Hugh of St. Victor, 1078-1141)和聖維多李查(Richard of St. Victor, 1123-1173)寫到,人類被賦予三雙不同的眼睛,每一雙都架構於前者之上。第一雙眼是肉體的眼(想法視覺),第二雙眼則是理性的眼(沉思反省),而第三雙眼,是真正通曉的眼(默觀)。【注2】

我一再地強調,這三雙必備之眼與我們的分割與失落,正是西方宗教的危機和短視的根源。缺乏這種智慧,不論是教會、政府或是領導人,都很難超越自我、掌控的慾望,以及矯揉造作的表面工夫。一切都被劃分成對立的,例如「自由」或「保守」,各自有著互相拉扯的既得利益。在這個層次的對話,不可能擁有真理。就連神學都成了對權力的追逐,而不是對神與奧秘的追尋。

我們不免要懷疑,一個缺乏某種程度的靈性視覺與行動的精神導師或政治領袖,到底能領導我們走到哪兒去?那些說著「我們或他們」的看見,以及那樣的看見所導致的二元化想法,幾乎就是世界上所有不滿與暴力的根本,一點都不誇張。【注3】這樣的看見與想法,造成了宗教和政治的領導人遠離他們的創始人、國家的理想以及更好的直覺。少了默觀的看見,這種領導人終將只會停留在尸位素餐和技術人員的層次而已,因為沒有任何宏觀的願景作為長期的引導。世界上和教會裡充斥著這種人,他們往往以神的語言來掩飾自己的不明確與淺薄。

擁有第三眼的人,一直都是聖者、先知、詩人、形而上學者,或是能夠看見宏觀全景的真正奧秘者。然而,奧秘的視覺,絕不僅止於「狂喜的視野」而已。如果人們忽略了第一眼和第二眼,那他們的第三眼所看見的,往往是短暫而淺薄的,而且無法與其他人分享。我們需要的是能以這三雙眼睛去看的真正奧秘者,而不是奇人、狂熱份子或是叛逆者。真正的奧秘者謙卑而富有同情心,因為他知道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成為奧秘者的意義

可別讓「奧秘者」這個字眼給嚇到了。這只不過是指從單純的信仰系統或歸屬系統進入到真正內在體驗的人而已。所有屬靈的傳統都相信,這樣的改變是可能的、理想的,而且每個人都可以擁有。事實上,耶穌似乎說:這就是重點!(你可以參考若望/約翰福音10:19-38

有些人將這種改變稱為皈依,有些稱為開悟,有些說是轉化,有些則說是神聖。那是保祿(保羅)所提到的「三層天」,他在那裡聽見了「不可言傳的話,是人不能說出的」(格林多/哥林多後書12:24)。不論這是不是有意識地,讓你持續停留在第一或第二層天,對組織性宗教而言是有既定益處的,因為一切都可以透過適當的語言解釋,看起來又充滿確定性。這能讓你不斷地回到教會,也讓我們這些神職人員不致於沒工作。

這樣說並不是出於任何人的惡意,只是你能帶領人們走到的,就只有你能走到的最遠的地方。在後面我們將會看到,經歷過轉化的人,能夠轉化別人。光是聽許多神職人員口若懸河地說「奧秘永遠都是奧秘」,就可以明白他們從未親身經驗過第三層天,所以無法教導他們所不知道的事。缺乏靈性經驗的神學訓練,是非常致命的。

 

現在,我們已準備好去看、去品嘗完整的日落,並且不再需要去證明或是描述它了。我們只要享受它──還有更多!

 

創作者介紹

啟示出版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