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生命共有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奠定我們的身分和地位,在這個階段中,我們追求的是現實的成就,包括學業、事業、婚姻、個人表現和自我定位……等等。到了生命的第二階段,則是追求靈性的發展,我們將找出隱藏已久的真實自我,尋得人生真正的意義與價值,讓心靈獲得永恆的平靜與自由。

 

許多人一輩子都活在第一階段,而不知第二階段的存在,更不知該如何踏上更進一步的旅途,抵達人生的第二階段。隨著年紀增長,人生的各種困境接踵而至:身體病痛、壓力倦怠、情緒低潮、心靈空乏……但是,正是這些「必要的苦難」拉著我們脫離安逸已久的舒適圈,踏上生命的第二旅程……

 

如果有所謂人類可達的完美,那想必是從處理我們身上隨處可見的不完美開始。上主將聖潔隱藏在讓人意想不到之處,唯有謙卑和誠摯者才能發掘。最後,一個「完美」的人,是能出自真心地原諒、接納不完美,而非自以為高於、超越了不完美的人。一旦你大聲地說出口,一切就會顯而易見了。事實上我會說:「要求完美,正是善美的最大敵人。」完美是個數學或超凡的概念,善美則是一個囊括我們大家美麗人性的概念。

 

否認自己的痛苦、避開該有的失敗,讓許多人與自己的靈性深度隔絕了,也因此遠離了他們的靈性高度。強調「第一階段人生」的宗教總是離不開各種類型的純潔法規,或是豎立種種「你不可」規則,來確保我們向上、明確、潔淨而團結一致,就好像童子軍一樣。某種程度的「純淨」和「自制」相當有用,至少短暫地在第一階段的人生是如此──一如猶太妥拉經(Torah)完美地展現。在我十歲時,我曾經是星級童子軍、天主教輔祭,一大早就騎著腳踏車去進行清晨六點的彌撒服侍。我希望你和我一樣對此感到印象深刻。

 

沒有人希望自己在成長的路上,因為不完美、刻意搜尋、甚至懷疑而走上一條向下的道路,所以我們必須受到權威的「神聖啟示」。於是耶穌讓此成為核心定律:在這段路途上,走在「最後」的確實比「最先」的早一步出發了,而那些花太多時間想要當「最先」的人,反而永遠都到不了(瑪竇/馬太福音20:16)。耶穌早已在聖經中多處用許多比喻清楚地闡明這一點,即使仍走在第一階段人生旅途的我們完全聽不進去,認為那些純粹是宗教的玩意兒──就如大多數西方歷史所明白指出的。我們對於這個道理的抗拒大到幾乎可以稱之為否定它的存在了──就連在虔誠的基督徒當中也是如此。人類的自我寧可接受任何東西,也不要墜落或是改變或是死亡。「自我」就是我們內在熱愛維持現狀(就算現狀已經行不通了)的那個部分。它緊緊地附著在過去和現在上,並且恐懼著未來。

 

當你處於第一階段的人生時,你會無法接受任何失敗或是死亡的可能,即使那是必須經歷或是為了你好(根據耶穌的說法,那些生命從來不曾向上的人,例如貧困者和社會邊緣人,或許真的在屬靈上起步得更早)。但是通常,我們必須先看到一些很好的成功範例,來建構我們的自我結構和信心,然後才能繼續前進。神很慈悲地將年輕人腦子裡關於死亡的想法隱藏起來,然後很遺憾地,我們會在年紀增長後不斷地閃躲,直到被迫接受死亡的現實。厄尼斯.貝克爾(Ernest Becker)曾經說過,推動世界的不是愛,而是「拒斥死亡」。或許他說的沒錯?

 

有些人稱這種為了向上要先向下的原則是一種「屬靈上的不完美」或是「受創者的道路」。在基督宗教中,聖女小德蘭(St. Therese of Lisieux)的《小道》(Little Way)、聖方濟(St. Francis)的安貧以及「戒酒無名會」(Alcoholic Anonymous)都一再確定了這個說法。聖保祿(保羅)以他神祕的「因為我幾時軟弱,正是我有能力的時候」(格林多/歌林多後書12:10)傳達了這個不受歡迎的訊息。當然,當他這麼說的時候,不過是闡述他所謂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愚行」──一場荒謬的悲劇,而後轉而復生的的死亡。

 

就像溜冰一樣,我們必須透過不斷地左右橫行才得以向前進。這種現象正是我研究男性成人禮時的核心,而且這種原理在宇宙中反映得更清楚,尤其是在物理和生物方面的龐大模式:持續的消逝與重生、死亡與轉換、型態與力量的改變,有些甚至可以從混沌理論來理解:「例外」就是唯一的規則,然後他們創造新的規則。聽起來很可怕,不是嗎?

 

會否定這種模式存在的,通常是一般實質上的無神論者,或是選擇無知的信徒和神職人員。許多人選擇了在西方基督宗教中常見、遍及世界各地又平易近人的自我安撫宗教、人類成長模式,或是「亨通福音」(Prosperity Gospel)。我們確實成長、增強了,但走的卻遠非來自我們自我所想像的道路。個中道理,唯有靈魂知道、理解。

 

我希望藉由這本小書,不用強制說服任何人,就能讓兩個人生階段的順序、任務和方向更加清晰。然後,你可以自行下結論。這就是我為什麼稱之為「向上墜落」的原因。那些準備好的人,就會明白這個顯而易見的道理:那些已經向「下」的人,才是唯一了解什麼是「上」的人。那些為了某種原因而狠狠墜落過,並且有從中好好學習過的人,才是唯一能向上而不濫用「上」的人。我想讓你們知道,在第二階段的人生中,所謂的「上」是什麼模樣──以及它可以是什麼模樣!我更想探索我們是如何從這一端進入那一端──這絕非靠著自我意志或完美德性就可以成就的。它將和我們之前的想像大不相同,我們也不可能自己設計出來。我們只能等著遭遇它。

 

如果這樣說恰當的話,我再提醒一件事:你無法確定我說的這件事是否真確,直到你抵達了「上」的那一端;你也絕對不敢想像這是真的,直到你經歷過「向下」的過程,並以更茁壯的型態走出來。你一定是受到「從高處而來」的命運、環境、愛,以及神的推動,若非如此,你不會想要相信或是經歷這一切。「向上墜落」是靈魂的「秘密」,不能經由思考或是證明來理解,只有當你冒著失去靈魂的風險(至少一次),你才能真正地理解。試著讓自己被帶領吧──一次也好!那些曾讓自己被帶領的人都明白這是真的,雖然他們都是經歷過後才有所了解。

 

這可能就是耶穌稱讚信心、信任甚至超過愛的原因。經歷了「向下」或失敗卻不因此而支離破碎,這需要穩固的信任基礎。當你等待、期待並且相信時,只有信心握住你,與你同在。然後,唯有那時,更深刻的愛才會浮現。英文中(聽說在其它語言中也是如此)說「戀愛」是「墮入」情網(falling in love),誠如上述,這種說法也就毫不令人驚訝了。我想那是前往那裡的唯一一個方式。沒有人自願要去,如果我們早知道「愛」對我們會有什麼樣的要求。人類信心的基礎,就是在持續不斷地發掘愛的需求的過程中累積而成的。不要懷疑:真正偉大的愛,一定是一種發現、一種啟示、一種神奇的驚喜、一種墜入某種比我們更偉大、更深奧、更超越的存在之中的過程。

 

以上摘錄自《踏上生命的第二旅程》
Falling Upward A Spirituality for the Two Halves of Life
作者:理查.羅爾 Richard Roh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啟示出版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