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x255

畢奧神父究竟是何許人物? ——在聽說了畢奧神父,又知道了他、以及圍繞著他所發生的許多事情之後,總令人不由得打心底發出這個問號。

他是二十世紀的現代人,而活著的時候,就已經是個常上報、被人掛在嘴邊的「八卦人物」了。

他與耶穌和聖人們親切談話,常透過祈禱治癒傷患殘疾,能預言未來、看穿人心。他與他的護守天使互動頻繁,很多時候還請天使來幫他去跑差事。魔鬼對他相當無奈,恐嚇誘惑、甚至暴力痛毆都無效,他繼續齋戒祈禱以對,一點兒都不曾讓步,也告訴大家對牠不用害怕。

最為人所樂道或爭議之一的,是他雙手雙腳和左胸口上,竟然烙印著耶穌的五傷,就像是被釘子長矛所刺透的傷口,而且不時流出鮮血。任憑好心的醫生或不懷好意的大夫反覆診察、想要徹底治癒這種奇怪的「疑難雜症」,但從來沒有一個人成功過。一般的傷口常發出腐爛的氣味,而畢奧神父的反倒持續散放一股無以理解的芳香。直到現今2013年都還有很多人在去聖若翰・羅通多朝聖時,聲稱聞到畢奧神父獨有的香氣——他臨在的特殊標記。最後,這些傷口在他臨終交付靈魂的時候,卻又一反醫學常理、已然消失得無影無蹤,連疤痕也沒有!

人願意有知心,常願意自己是好的,而天主透過告解聖事——教會的服務——赦免罪過、幫人重獲自由,但常有人覺得要跟神父告明很難,因為他首先要面對的是自己的難堪。然而慕名來畢奧神父這裡辦告解的人潮蜂擁,就算要等好幾天也沒有關係。有人發現還沒開口,畢奧神父已經知道他犯了麼罪,有時還提醒人忘了告明什麼,或乾脆幫他說出來了。這麼私密的事,他怎麼知道的?

眼見受苦的人實在太多,畢奧神父結合了社會善良的力量,為傷患建築了美輪美奐、功能齊備的醫院,就叫做「受苦者安慰之家」。他在人身上看見苦難,也看見受苦的基督:「當看見在我身邊聚集的群眾時,我願意背起每一個人的十字架。」他低頭向主祈禱:「把這個世界所有的痛苦放到我身上——放到這個羔羊身上。」

人們不惜犧牲睡眠時間,就為了參加他一大清早主持的彌撒,因為他的禮儀總令人感動萬分,讓人深受吸引。究竟是被什麼所吸引?——似乎有一股特殊的平安與寧靜,天堂真實得好像用手就可以碰觸得到,讓人感到天主的臨在。
在他身邊所發生的事情,有時看起來的確是太違反常理了,所以不但是街頭巷尾的話題常離不開他,連教廷高層人物之間也議論他。讚美他的大有人在,攻訐他的消息也時有所聞。記者不時喜歡報導他又顯了什麼奇蹟,人們在哪裡又看見他的分身。那些看來似乎「怪力亂神」的現象,恰是這位大鬍子神父——更精確的說,是天主教方濟會大家庭中的嘉布遣會弟兄——表面上看來最受人矚目的原因。

「力不由理,斯怪力也;神不由正,斯亂神也。」(李充十三經注疏) 有趣的是:當很多人極力宣揚畢奧神父的神奇之時,他自己卻也無法解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他曉得任何真正的好事都是來自於天主的,所以是有理的,而他也只不過是正神的僕役。事實上,碰到奇蹟擺在眼前還惡意否認攻詰的人,他會生氣;但是對那些懷著純樸之心前來道謝的人,他的溫柔又像冬天和煦的太陽。——不難想見為何當時就有人說他是聖人,也有人稱他是騙子和無賴。

畢奧神父於1968年離開了這個世界。教會在經過四十多年的訪察明辨後,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終於在2002年6月16號隆重的宣布畢奧神父為聖人。剎時逾二十多萬於梵蒂岡伯多祿廣場一齊爆出的掌聲,讓人愰若置身於天國的歡呼之中,所有的人都感到與有榮焉的喜樂,同時也平息了反對的風浪。

一直到今天,當人們乘車到聖若翰・羅通多,會發現那是一個位在山脊上的小鎮。沿路土地石頭多而貧瘠,夏天燥熱冬天酷寒不利農業,地理不便又欠缺礦藏不利工業……而人竟越來越多,小鎮在發展!

這些人來做什麼?有什麼好做的!? 這麼多的人,已經是個奇蹟了。在這些奇蹟的背後,反映出的是一種渴望、一種追尋,而畢奧神父某方面讓我們碰觸到了——主的真光。

「提起勇氣來吧!繼續往前!光明總不會延遲從黑暗中放射出來!」
「需要愛、去愛,此外無它!」
「每天都是為愛而又有的一天。」

如此的犧牲和付出,於是人家也從他身上看見了基督,而他所受的五傷印證了他與基督融合為一。

的確,如果人們昧於所看見的傳奇,而忽略了畢奧一生所忠勤追隨的是真人真神耶穌、並唯天主旨意是從,那麼所看到的畢奧神父,將只會是一幅失焦的圖像!

本書的生成又是另一項驚奇:作者是基督教信義宗的牧師。

其實聖德才是最吸引人的,而聖德的本身就是神自己。我們若是對此心有所感,那是因為神願意特別向我們敞開祂的慈愛,願意人成為另一位在世的基督。各教會之間所面臨的,早已超越了掌旗正統之爭,而是更深刻的問題:我真的在主內活出了基督的面容嗎?基督所願意於我們的合一又是如何的呢?

畢奧神父自己一步步追隨了主的教誨,在聖方濟的大家庭中受到陶冶。他尊重教會,也愛護自己所屬的修會團體。人家問他有什麼更大的願望。
「我更大的願望?」他說:「使我作我所有弟兄中最小的一個!」
如今在永恆的天堂內,他太清楚世間的路該怎麼走了。卻顧所來徑,當初那些看來孰不可忍的砥礪,竟都是穿越層層疊障的最佳助力。畢奧既然自己走過了、成功了,他也極為願意幫助人、跟人分享,於是我們聽見他跟人講:

「當主召喚我時,我會跟他說:『主啊,我留在天堂的門口!當看見我最後的一個孩子進去時,我才進去。』」

「你們每一個人都可以說:『畢奧神父是我的!』」

至於畢奧神父究竟是何許人物? ——此問靜待讀者自評。

(本文作者為台北總教區神父)

看更多書籍介紹:博客來金石堂誠品
, , ,
創作者介紹

啟示出版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