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x163  

>>> 出版小語
謝謝您閱讀這啟示部落格,我們銘感於心。啟示之所以出版《最活力的老後》是因為自家編輯的父母在退休後,生活只剩行禮如儀的慣性。但某一次同事提及平常自滿於每天游泳的爸爸,竟然在一次的游泳比賽之後,人變得更謙虛而且活力滿滿,原因不在於他的父親得了哪一個名次,而是白髮蒼蒼的父親知道原來「自己可以」。

我們很高興在讀者的部落格推薦中,看到「迫不及待地看完這本書,然後決定要快快拿給老爸看!」這樣一句話,因為這也是啟示的出版初衷。您不一定要像歐佳奶奶一樣挑戰金牌,但從歐佳奶奶的身上我們確信:年老永遠不代表著不能動,熟齡之後才是真正激發潛力,沒有什麼好損失的無懼年代。祝福每一位長者都健康,不放棄挑戰自己,挑戰世界。謝謝各位。

>>> 好文分享

事實上,同樣的情節在各種項目的運動員身上都會發生。

二○一二年法國自行車選手羅伯.馬爾尚(Robert Marchand),在瑞士埃格勒以一百歲高齡打破世界紀錄,全場群眾熱烈歡呼。他在七十八歲才進競賽圈。

同樣也來自澳洲阿德雷德的馬各.貝茲(Margot Bates)一百零三歲在泳池中過關斬將,出賽年齡是八十七。九十多歲的傳奇裸足滑水選手「香蕉」喬治.布萊爾(“Banana” George Blair)第一次出賽年齡是四十六,跟其它人比起來算很早出道。

至於歐嘉,七十七才參加徑賽。如果她早出道,那才叫異數。

理論上,只要用對技巧與姿勢正確,身體一生都應耐得住操練(尤其是跑步,動作只有簡單的前後擺動,比其它需要蹬地、扭轉、有時還要出擊的項目來得簡單)。話雖如此,多數人都沒有用對技巧,而且隨著年紀大,壞習慣愈多,身體的情況就愈糟。比賽選手的情況則是過度練習,肌肉益發不平衡,四肢慢慢移位,軟骨與肌腱被過度壓迫後日漸磨損,最後不堪使用。像歐嘉這類的長青運動員能持續不懈的秘密之一,應該是在激烈的比賽後給心臟和身體各部位夠長的時間休生養息。

當然,長青運動員的秘密不僅在於身體管理,心態也扮演重要的角色。年紀比較大的運動員(像是七十歲以上)參加比賽時通常是抱著興奮異常的心情,因為這對他們來說就像是開啟全新的人生外一章,充滿著期待。中年時期不得不把全副精神花在養家,到這個階段終於可以把身體用在好玩的事情上面而不是工作,當然得緊緊抓住良機。沒獎金拿不重要,不出名沒關係,廠商不贊助球鞋也不介意,光是參賽本身就值回票價了。也難怪原想一睹運動明星風采,特地來看長青田徑賽的觀眾有時希望會落空。他們看不到一九六○、七○年代的巨星,比如拉瑟.韋倫(Lasse Viréns)、法蘭克.蕭特(Frank Shorters)和羅莎.莫塔斯(Rosa Motas),這些人不都應該在長青運動賽裏繼續引領風騷,但都跑去那兒?如果他們在奧運光環褪下後維持自主練習,留在跑道上延續優異表現,適應體能變化,那麼今日的世界紀綠絕對能再往前推進,他們也會是當代的惠洛克和歐嘉。

我曾想暗中觀察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卡洛斯.洛培斯(Carlos Lopes)。這位葡萄牙籍長跑在卅七歲拿下奧運馬拉松金牌,讓所有老人同感驕傲。之後洛培斯消失在「奧運退休選手,你在何方?」的檔案中,除此之外只在《辛普森家庭》的劇情當中短暫出現(荷馬在看奧運重播時,掐指一算,發現他跟洛培斯同年,大為振奮,二話不說戴頭巾,貼胸貼,去跑春田馬拉松。瑪格:「你們看,爺爺在跑步!」莉莎說,「那不是爺啦!那是跑到脫水的爸爸。」)

「洛培斯現在在那裏?」我問了葡萄牙隊的經紀人路易。他比了一個彌勒佛的肚子。「受傷了?」我問。他搖搖頭。「那麼是錢?」他點頭,說「可能。」路易有個簡單的成本效益分析,他認為洛培斯絕對有能力重新回到運動場上叱咤風雲,不過這麼做有什麼好處?退休後的傳奇跑者仍然被視為英雄,繼續沉緬在過去美好回憶中,在沙灘上溜狗,與知名藝人交往,根本不會嚮往過去的日子。不是每個人都如此。這次比賽之前就有傳言,偉大的肯亞長跑選手亨利.羅諾(Henry Rono)可能會參加。羅諾的後奧運人生你聽了會很難過。他先變成酒鬼,最後無家可歸,整個人胖到一百公斤,連到外地的旅費也籌不出來。羅諾可能回來嗎?長跑運動界對這件事都持保留態度。「如果他狀況很差還來跑,這對長跑界的形象可是很傷的,」某個田徑部落客這麼寫著。很多人似乎認為,如果以某地最近的比賽成績訂出最低門檻的機制,硬性規定每名選手通過後才有資格參賽,也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難堪。對我來說,這個想法好像違反運動精神。但我的意見也許不夠客觀,因為這個制度可能會讓我也參加不了。

還有兩天才輪到我跑,我搭公車到市區另一端的休斯體育場,正好趕上剛剛起跑的八十至八十五歲組男子十公里馬拉松決賽。

如果你去觀賞長青徑賽,你會發現很多人跑得樣子好像從來沒學過跑步。但今天上午卻有位參賽者跑得分外優雅,以美妙的姿態跨著長而有效的步伐在跑道上疾馳。

以波士頓馬拉松的低標成績做為參賽門檻,惠洛克是歷屆選手當中與門檻差距最大的人。廿歲的頂尖肯亞選手與門檻的差距是一小時多一點點,而高齡八十歲的惠洛克成績在三小時十五分,離低標只差一小時四十五分(波士頓馬拉松將八十歲以上的入選資格訂在五小時,所以長青選手還有一項值得說嘴的成就,那就是符合波士頓標準,也許是五小時內馬拉松選手當中最資深的)。

惠洛克踩著節奏規律的步伐,迎著詭蹫多變的風向在跑道上繞了一圈又一圈,四十二分鐘跑完全程,又刷新世界紀錄二分多鐘。如果看比賽時能同時感到振奮又失落,那就是我當下的寫照。振奮是因為能目睹這般威風八面的表現,實在是千載難逢。失落的是我本來還妄想「贏」這組的冠軍。我十分確定自己沒辦法跑得比惠洛克還快。

(惠洛克的經驗也符合我的斷裂理論。他大學時期原本是傑出跑者,但工作與家庭責任佔據他的中年生活,停了卅年後才重拾運動。)

就在同時,歐嘉也拿到好成績。她的百米跑出廿七秒半,對這個成績感到滿意,雖然她自己的紀錄是廿三秒九五。前世界越野賽冠軍佐拉.芭德(Zola Budd)因為受傷退賽,打包回南非之後,歐嘉就變成比賽的勵志焦點。繼歐嘉鏈球破世界紀錄後,媒體再度以記者會來報導這位「卑詩不老傳奇」的英勇事蹟。

 

「我只想讓你分心,你就會忘掉身體的痛」

「各位選手們,預祝大家拿到好成績,比賽即將在六分半鐘之後開始」,主辦單位宣布。

我們被集合在跑道旁一處小小的等待區。選手們來回踱步,用腳尖蹭著地面,調整腰間的號碼牌,試著把心定下來。什麼樣的身材在這裏都見得到。看到幾個哥倫比亞的選手肚子比我還大,我不禁鬆了一口氣。

「你好像跑很快,」我對著一個身材高瘦,長得像電影明星提摩西.赫頓(Timothy Hutton)的人說,他卻回,「外表可是會騙人的。」

我在比賽的前廿四小時一直四處問人,依他們過去幾十年的經驗:該怎麼準備隔天的比賽?

運動員用的招數五花八門。史登龍有青春泉源操,費伊靠飲食(肉和澱粉分開吃)、歐嘉做靠牆抬腿(「讓血液流到心臟,馬上精神起來」)。不過所有的人都提醒我天氣熱的問題,當時的溫度已經超過攝氏卅七度。有個英國人在手心捏冰塊來降低核心體溫,他說「比吃類固醇有效」。

「每個人的建議都聽聽看,要不要做再說,」惠洛克說。

歐嘉說,「能來這裏參加比賽就已經值得慶祝了。」

 

 

啟示-最活力的老後-立體書 (小)  
★ 商業週刊 1407 期讀家書詹推薦 ★

歐嘉奶奶77歲才開始想要運動,到95歲打破33項世界紀錄!
她的長壽、健康與滿足的生活證明——老年,可以是很棒的時光。

《最活力的老後:95歲金牌阿嬤教你不只老得很健康,還可以有成就、有夢想!》
What Makes Olga Run?
作者:布魯斯.葛里森

博客來 http://goo.gl/6CnjPP 、誠品 http://goo.gl/Kg6fG1
金石堂 http://goo.gl/7e8QJ4   、讀書花園 http://goo.gl/odXapn
=== 全省各大實體書局,網路書店好評熱賣中 ===

創作者介紹

啟示出版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