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特效藥——王文祥

 愛在生命轉彎處-ok 300.jpg

每一個人,走在這漫漫人生旅途時,都會遇到兩個問題:

「你快樂嗎?」以及「你想要抓住什麼?」

不論貧富貴賤、良善邪惡,這兩個問題總會驅策著我們,為生命尋找出口,尋求突破。對台灣經營之神王永慶之子王文祥來說,他已經得到那最寶貴的解答。

 

 

在美國紐澤西州,王文祥在忙碌了一整天回到家時,有些異樣的感覺,很不舒服,而且,他發現鬢邊好像有一粒腫起的膿胞。

臨睡前,他對妻子文華提起這件事。文華想,文祥身體一向很好,不可能有事吧!可是她還是用謹慎的口吻說,撥空去看醫生比較好。

文祥去看醫生了,但還是一直不舒服。拖了好幾個月,文華急了,催促著:「拖這麼久還沒好,你要不要去做切片檢查?」文祥猶豫一下,心想應該不會有事吧!那麼忙,根本沒時間看病。但是看見文華那焦慮的表情,他想,就撥個空到大型醫院做切片檢查吧!

檢查結果如何,文祥也無暇關心,倒是文華一直問醫生,可是卻聽不懂那些專業術語。最後只知道,文祥得的是癌症,而且是第四期。

像晴天一道霹靂,讓文華心頭一震:「……那麼,還可以活多久?」

醫師說:「如果不馬上接受治療,那只有一年....」

 

乍聽這消息,王文祥腦海中像被什麼佔滿了一般,只留下震驚的空白,與莫名的困惑激盪著:

「這是真的嗎?為什麼?我的身體一向很健康,連感冒都很少發生!為什麼?!我才四十歲,人生才開始不是嗎?為什麼?為什麼?!」而這些疑問,就像投入大海的石子一般,沒有人能給他任何的回應。

他強自鎮定下來,緊握著妻子的手,從來沒有那麼無助過!他緩緩轉過頭來,只能默然、恐懼地望著身旁妻子焦急且悲傷的神情。

他再也無法像往常一樣冷靜,像在商場上一般敏銳,或像他的父親一般睿智。此時他只像個茫然的孩子,面對生命這巨大的渾沌浪潮,只能投降與戰慄。

 

幼年就信仰的上帝,此時也沉默著……

 

那一夜,王文祥哭了……妻子從來沒有看過他像現在這樣,如此地脆弱且恐懼。以往,他們做任何事都講求計畫與效率;以往,他們相信,只要付出努力,任何難關都會過去。可是命運之神似乎開了他一個最大的玩笑,嘲笑著他,質問著他自以為已經掌握住的一切:

「你想要抓住什麼?」

「我才剛買下美國台塑的一部份,接手一個有一千多名員工的公司,也就是有一千多個家庭需要我照顧,責任重大,我不能在這時候倒下來啊!」

「你想要抓住什麼?」

「一旦我倒下,我的家庭該怎麼辦?」

「你想要抓住什麼?」

「我還有夢想,多年來的計畫和目標啊!……」

「你想要抓住什麼?」

 

「我想要活下去!」

「可是,生命卻不是我能掌控的……」

 

當所有希望、計畫、目標都被這突如其來的病痛擊潰後,「我想要活下去」這句吶喊,是他僅存的呼求。什麼都不重要了,他只祈求上帝能多給他一些時間,看著自己的兒女長大成人、與妻子偕老終生。但如今這一切卻變成了最奢侈的盼望。

「我將要失去這一切了嗎?這一切我還能擁有多久呢?」他茫然四顧,看著家中所有的擺設與照片,咀嚼每一個片段曾有過的回憶。看著鏡子,那空洞的眼神顯露出面對死亡時的疲憊。他手輕撫著脖子上的腫塊:

「這真的是我嗎?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

他的感覺更加細緻,哪怕只是簡單的呼吸,他都感到呼吸中彷彿有不同的氣息。原來生命何其寶貴,又何其短暫啊!生命是這麼特別的贈禮,為什麼之前他都不能好好細心感受一切呢?

夜深了,王文祥走到女兒的床邊,看著女兒稚嫩又可愛的小臉蛋,眼眶不禁滿溢出不捨的淚水。他彷彿能看見女兒長大後的畢業典禮,看見女兒在陽光下的笑靨,看著她嫁為人婦時,那嬌美溫柔的模樣,「他會是個好男人吧!」王文祥閉上眼睛努力的揣想,但他在這些畫面中卻怎麼也看不到自己。他將是永遠缺席的父親。

該怎麼面對孩子呢?

 

隔天,王文祥就鼓起勇氣,告訴自己的孩子們:「爸爸恐怕不能看著你們長大了!爸爸得了癌症……

十歲的大兒子好似很懂的問:「那是幾期的呢?」

文祥說:「是第四期。」

沒想到兒子竟然接著問:「那這會傳染嗎?」

天真的問題逗的大夥兒笑了起來,但這笑是何其無奈!畢竟「死亡」二字對孩子來說,是多麼遙遠陌生與模糊的概念呵!

 

自從生病後,不斷有親友提供各種食療秘方、各國醫生名單,香港、新加坡、中國、馬來西亞、日本……還有台灣,王家就有長庚醫院啊!

可是文祥和文華還是不知道該到哪裡治療最好。夜裡,他們禱告,尋求 神的指示,他們相信 神一定會清楚的告訴他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過了一個禮拜後,他們再去找那位幫他檢查出癌症的醫師約翰,問他:「如果要治療,哪裡最好?」

約翰想了一下說:「我像所有的醫師一樣,都會說,我這裡最好。但是,其實,以治療鼻咽癌成功的案例來看,應該是香港。」

他們直覺到,是 神叫文祥去香港就醫。原本他以為,舉目無親的香港是不可能的選擇,因為最有可能的是台灣。但現在,神卻透過醫師告訴他該去的地方。於是,文祥毅然決定前往香港。

到了香港馬上遇到難題,經友人介紹的名醫因為求診者眾,一時很難掛到號。

就算希望渺茫,但是想到,哪怕只是多活一刻,就能與所愛的親人多相聚一刻,王文祥仍然靜候一絲絲的可能。

結果,在某家餐廳居然與這位名醫不期而遇,更意外的是竟讓王文祥很快地安排上療程。他作夢也料想不到,這趟原本看似絕望的旅程,將成為滿滿祝福的喜樂之旅。

 

我們要如何界定一個人的價值呢?財富?地位?學經歷?健康?對於有信仰的人來說,一個人的價值不單只是這些!在王文祥最無助、等於被命運判了死刑的時刻,誰能找回他生命最初的價值呢?生命的轉角處總充滿許多驚喜,所謂「人路窮而天心現」!痛苦,有時就像上帝的麥克風,為了要喚醒世間汲汲營營的眾生。但在這些苦痛當中,他也總是安排好後續伏筆,將每一個人的生命故事寫得精采,寫的豐盛。

 

王文祥在香港有一位名叫Vincent的基督徒朋友,平時就非常熱心助人。自然,當生病的文祥抵達香港時,Vincent成了他的重要支柱。

而Vincent有一位來自馬來西亞的朋友Richard,也是一位基督徒,他從事股市營業員的工作,在那充斥數字起落及各樣商場資料的環境中,他最常說的一句話是:「抱歉!我沒時間!」這次好不容易有了假期,打算去滑雪,經過香港,只作短暫停留,但剛好看見Vincent對素昧平生之人的熱情協助,他開始羨慕這樣的態度。

他想要改變自己,想跟Vincent一樣,「永遠都有時間給需要幫助的人!」於是Richard跟Vincent與上帝說:

「我也想要這樣的同理心!」

Richard怎麼也沒想過,只是一個單純的禱告,竟然改變他的人生計畫… 

Richard看著因病痛而消瘦萎靡的文祥,心中不勝唏噓。哎呀!怎麼會這個樣子,一點也不像他當初所認識的那神采飛揚的王文祥呀!

得知文祥的病情,Richard便開始為他禱告。但是在禱告中卻一直有一種聲音,一種微渺、難以捉摸,卻又字字鏗鏘的聲音在提醒他:「去吧!去陪伴他!陪伴你的朋友!」

Richard當下的反應跟以前一樣:「不行啊!我沒時間!我已經計畫好這個還有那個,明天要滑雪,機票都訂了!我哪有時間呢?」當Richard越是反抗,他心中那提醒的聲音便越巨大:

 

「你不是要那同理心嗎?」

 

終於Richard順服了這個呼聲。

「老哥,我……明天不去度假了!」

「為什麼呢?你不是期待好久了?」文祥疑惑的問。

「我明天想要陪你去醫院,你可比滑雪重要得多啊!」

……謝謝你,真的……謝謝你!」要是以前的文祥,肯定會拍拍Richard的肩膀說:「不用了,你去忙吧!」但現在這種時刻,文祥太脆弱了,他的確很需要一個朋友能在身邊支持他!Richard的決定,令他感動萬分!這是多麼寶貴的友誼呀!他紅著眼眶,默默的感受Richard所帶給他超越物質的另一種力量。

因為心中那真實又慈愛的呼喚,Richard不單只是為王文祥禱告,還乾脆留在香港,從早到晚,每一天都陪伴著王文祥,達四個多月;在王文祥最孤單與充滿煎熬的時候,Richard不知自己已成為王文祥生命中的天使。 

上帝為文祥安排了Richard,Richard也因此改變了。

 

可怕的化療終於開始了。雖然有妻子與好友在旁邊陪伴,但是那化療的痛苦過程仍然令王文祥害怕。於是文華安慰他:

「化療就像耶穌基督的手,要進入你的身體,幫你拿出癌細胞來!」

這總算稍稍撫平了文祥不安的情緒。

化療開始了,他像個任人擺佈的小老鼠般躺在手術台上,琥珀色的化學藥劑緩緩注入王文祥的體內,像接力賽一樣地連續注射了九十六個鐘頭。這些藥劑不只是在殺死癌細胞,也在一步步消耗王文祥的生命力、甚至是求生意志。扭曲暈眩的強烈感受,沿著他的脊椎往腦門上盤旋,內臟因不能適應強烈的化學藥劑而不自然攪動,他感到全身汗毛直立,許多小針戳扎似的刺痛感在每一個毛細孔開闔間跳閃。

這漫長的療程中,王文祥只能在心中祈求上帝,能否減少一些這難熬的痛苦。

化療結束,他面無血色猶如撲粉般的慘白,他四肢虛浮且連說話都沒了力氣,他只要一聞到些許食物的氣味就覺得噁心。這樣的他根本無法想像,日後平均每一週還要進行電療,這樣的痛苦如何當得起啊!多少的癌症病人就是因無法承受這樣長時間的折磨而喪失求生意志,反不是因為癌細胞本身對身體的破壞而放棄生命。

 

絕望中,上帝當初要求Richard陪伴王文祥的用意似乎呈現了。好友的陪伴為他帶來了新的力量、新的感受!Richard不間斷地在文祥身邊為他禱告,並教文祥用《聖經》裡的方言去禱告。但開始時文祥還是無法用方言禱告,Richard就問他:

「你心中是否還有不能原諒的人?」

「是!我的內心深處的確還有一些無法原諒的事….」

原來,要先原諒,才能體會神的愛。文祥終於明白了,試著放下一切思慮,放下過去生命中不圓滿的記憶與傷害,他開始懂得原諒與寬恕的真意!

於是,奇蹟出現了!文祥發出一些連自己都聽不懂的聲音,不由自主地開口講方言,進入一種聖靈充滿的狀態。原本虛弱無力的他振奮了起來,詞窮的他呼叫了起來,原本只是將信仰視為一種精神寄託的他,開啟了一道新的大門,開始步入生命的另一種可能性,一種超自然而偉大的神蹟體驗。

有一股熱流從心底一波波地上升,震撼並充滿了王文祥體內,就好像一塊乾癟的海綿浸在水中一樣,他沉浸在不可言說、只有平安的感覺與光耀的空白中。

剎那間,病痛不見了,世界也不見了,就連自己也不見了!只剩下最純粹最美好的喜樂感受。王文祥開始不斷的、不斷的哈哈大笑。病床旁的妻子驚訝於丈夫的舉止,因為她從未看過一向個性拘謹的丈夫會如此開懷大笑。這笑容是如此純真,如此難得,一生嚴肅的文祥能如此像個孩童般,他是被什麼樣的能力觸摸到了啊!

在不間斷的狂笑十分鐘後,文祥感覺自己從兒時到如今所有的重擔及壓力都得到了釋放,讓他看世界的眼光不同了,讓他看待自己生命與對待別人的態度也不再一樣,彷彿所有的苦痛、恐懼、不滿、困惑都被十分鐘的狂笑給消弭了。

 

第二次的化療,依然是九十六個鐘頭的漫長療程,但王文祥已經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不再恐懼更不再埋怨。他覺得很快樂,一個真正快樂的人是不會懼怕任何事物的。化療後的他不再有噁心反胃感,反而一結束就嚷著肚子餓要吃比薩,那酸軟無力的療後反應也雲淡風輕的消逝了,他反而跑上跑下東逛西逛。所有的醫生都訝然於他的開朗樂觀以及身體回復時的奇妙現象。那位看不見摸不著的上帝,用一種與眾不同的方式正醫治著王文祥,不單只是肉體,而是一個潛藏的嶄新生命將從王文祥這半朽的身軀中發光。

這次的經歷中,王文祥學會了一件每個人都知道、卻每個人都做不到的事: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乾枯。」

 

他開始重新省視自己所活過的歲月。在那些年日裡,他快樂嗎?

不!他並不快樂!

從小,他渴望親子之間完整的愛,但在那龐大家族所構成的壓力下,加上父親與兄長的卓越成績,使他一生像個火車頭,從不停歇追趕的腳步,深怕自己不能成為他人眼中該有的樣子,深怕自己虧負所有人對他的期待!

「我是虎父犬子嗎?」

父親是經營之神的光環非但不能帶給他優渥的物質生活,反而催逼著他更要快快用自己的雙手努力換取一切。在許多個午夜夢迴之時,或許文祥常常問自己如此的問題:

「我能做到什麼?要作多大的努力,我才能達到父親的期待、得到父親的肯定?」

在大家庭的糾葛裡,當許多疑問充斥在腦海,卻只能隨著時間淡然時,這些疑問卻成了一滴滴穿石之水,正緩慢扭曲他的價值觀與原先那顆平靜的心。要成功!要成功!要成功!他不斷在心底提醒自己,彷彿人生只有得到父親的肯定與讚許才是真正的成功一般。於是,在龐大壓力下,他學會了憤怒,學會了冷漠,學會了虛偽也學會了沈默……孤單的沈默。心理生理是互相影響的,這一切壓力與態度成了生命的毒芽病根,癌症或者只是將他內心多年積壓的黑暗面呈現出來吧!

 要如何快樂呢?

文祥從學著原諒開始,原諒那所有看得到看不到、記得卻壓抑的、遺忘卻潛伏的大小傷害。也學著放下,放下自己對許多事物及生命主權的緊抓不放,明白自己不過是人,擁有生命不代表能全盤掌控生命。更學著信賴,信賴有一位主宰真真正正地在掌管萬事,在看顧保守著王文祥的每一步路。

文祥改變想法了,他已不再擔憂未來、憾恨過去,而是要「活在當下」。對他來說,活著,並不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活著,是多麼令人珍惜的事啊!他終於體會到了。

當文祥用不同的態度面對人生時,他的眼睛彷彿開了,真正認識了那位從幼年時就信仰的上帝,也看清楚了他從幼年到現在那充滿恩典的生命道路……

文祥想起幼年到美國的日子。由於哥哥姐姐都年長他許多,早在多年前就已經移民美國,他則是直到九歲時,才隨著母親一起到美國生活。所有到美國的王家孩子,父親都要求他們用中文寫家書,以誌不忘根本。

大家以為,王永慶之子的物質生活應該是很優渥的,其實連王永慶自己都很勤儉,也這樣教育孩子們,絕不亂買任何不必要的東西,「節省、勤勞」是不變的家訓。文祥的母親也是一位相當勤儉持家的人,她給予自己孩子最寶貴的便是只有那無盡的關懷。

文祥記得當他年幼時曾經好想要買一台腳踏車。

「媽媽,我可以買那個嗎?同學們都有!」

母親摸著文祥的頭:

「祥仔,媽媽沒有多的錢,因為厝裡的開銷都算得剛剛好!下次媽媽煮你最喜歡的東西給你吃,好不好?或以後媽媽存點錢給你買!」

那時文祥只感到一陣委屈:「爸爸不是賺很多錢嗎?為什麼我連要個腳踏車都不行?算了!我自己去賺啦!」好勝的文祥氣鼓鼓的回到房間,心中充滿不解!

總是如此,從小只要他想要甚麼東西,都必須自己打工賺取,這是他父親從小教導他的,人生必須要努力!

他想起自己回到台灣時,也是從基層做起,在工廠輪班作業。那時他想:

「如果我不是王永慶之子,或許我的日子還能輕鬆些呢?至少我不用為他人的眼光而活,至少……能感受多一點『愛』,安慰的愛!」

 

父親一生都忙於工作,文祥與父親相處的時間非常少。小的時候,他真的無法諒解。到了長大成人,他才終於體會,父親畢生為社會盡心盡力,總是為別人著想,就是那種不自私的態度,才能帶領整個台塑企業。

他又想起自己最親近父親的時刻是在六輕計畫時,因調職赴美,文祥才有機會與父親朝夕相處一年多。這一年多,父親教導了他許多有關公司管理經營業務的方式。他體會到父親嚴格要求的包裝下深深蘊含的期許與關懷。

尤其在得知文祥生病以後,父親寫了一封長達三頁半的信給他,鼓勵他,要他先安心養病,不要煩躁,不要擔心公司……雖然父親沒有親口說「我愛你」,但字裡行間充滿了濃濃的父愛,但這對文祥是多大的激勵啊!他終於感受到原來嚴格的父親竟也有「慈父」的那一面。

他也想到了勤儉的母親,是多麼無悔無怨地照顧每一個子女,親手洗衣,親手做飯,且對於需要幫助的人絕不吝於伸出友誼的援手。更重要的,因為母親的影響,他認識了主。

上帝開啟的他的雙眼,使過去一幕幕畫面呈現在眼前。其實上帝是多麼恩賜他與他的家族啊!每一個不同的路程與挑戰中,上帝總是步步教導與帶領他們去認識生命,去熱愛生命,去經歷生命!經歷生命未知卻精彩的過程,在傷痛當中有所依靠,喜樂時刻有人分享。

在回首細數著家族過往回憶時,他釋懷了,在淚水朦朧的目光中,他看到了生命交匯而構成的美麗畫面,懷抱希望走向被應許的未來。

 

「你快樂嗎?」

文祥學會了快樂!奇妙的是,上帝藉由苦痛讓他學會!讓他從絕望中踏入希望,從黑暗中找回光明,由污泥中發現珍珠!當文祥在面對接下來三十四次的電療,每次長達40分鐘時,他喜樂且充滿信心的說:「我的上帝會帶領我!」

當朋友們懷著沈重的心情探視他時,他會讓笑聲充滿周遭。當公司群龍無首時,他笑著:「讓上帝當我們的董事長吧!」於是公司業績成長數字的攀升變成了另一項奇蹟。別人甚至會開完笑的說,營業成績比文祥親自經營時更好呢!

因癌症瘦了十八公斤的文祥,有機會便持續跑步五千公尺,養成了習慣,他感到自己比以前更健康了。

當幾乎每週都要治療的絕症變成只要半年追蹤一次的病史時,所有的醫生都驚訝的詢問他是否有什麼特效祕方,他會說:

「每天祈禱接近神!」

在經過死陰的幽谷後,王文祥從上帝那兒得到了更美好的新生命!惟有經歷黑暗才能步入光明。

     「你想要抓住什麼?」「你快樂嗎?」這兩個問題總時不時地在心中迴響!

對王文祥來說,他已經得到了那最寶貴的解答。

 

創作者介紹

啟示出版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