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在樂園中散步

彩虹的應許封面正面.jpg 

上主天主將人安置在伊甸的樂園內… 創二15

 

「你們還在那邊嗎?」天主慈祥笑著問。

那時亞當正坐在河邊,以他的左手環繞著女人的肩膀,悠悠地轉過頭回答說:

「是啊!我們在這兒,這裏很好啊!」

「看得出來你喜歡待在那裡,而且現在有夥伴同在更好,不是嗎?」天主臉上的微笑更深了。

亞當抬起頭來雙眼發亮地說:「是。」

女人也笑咪咪的,點著頭來回應天主。

天主說:「可惜,你們什麼都不知道。」

「比方像什麼?」亞當不明白天主指的是什麼。

天主答說:「我所創造的所有一切。」

亞當帶著驚訝問:「還有別的東西啊?」

天主說:「你起來,往後面看。」

 

於是,亞當就站了起來,女人也跟著,兩人都往天主所指的地方看去。這時,亞當第一次發現他的視線可以穿透過天主,好似天主是透明的一樣。而且,天主也沒有影子,不像他或是女人、或是那到處跟著他們的那隻動物(牠叫狗)。不過,他並不想加以思索,也不想研究神學。他在山洞所在的丘陵上看到好像湛綠的海洋(其實,亞當那時還不知道什麼是海洋,他所能想到的是比他游泳的那條河再更寬大的河)。

他摒息問天主說:「你是什麼時候創造了這一切的?」

天主答:「在創造你以前。你還不存在的時候,這一切就都已經存在了。」

亞當和女人十分驚訝卻又極為開心地往綠林走去,他們看到了各種各樣的樹木,有高壯的喬木,也有低矮的灌木叢,更有瘦長的籐木,以及一些尖尖的針葉樹,像柏樹、松樹等等。樹木有高有矮、葉片有大有小;有的樹冠是寬寬圓圓的,有的則是尖尖長長的;有的樹枝是往橫向發展,像張開長長的雙臂,有的則是垂直向天伸展,好似快要上達天際。女人看著眼前這一切感到非常驚喜,她想著:雖然放眼望去是一整片綠,但卻沒有兩棵一模一樣的樹,甚至沒有同樣深淺明暗的綠...「我看至少有十七、八種綠色吧!」女人心裡驚呼。

 

天主提議說:「好!讓我們在園子裡散散步吧—免得你們整天只和椰子樹和鱷魚在一起。」

於是,亞當開始跟著天主走向園子。不過,他腼腆地笑著說:「鱷魚,其實很好玩呢!」

很快地,他們進入到了園子裡。亞當和女人聽到許多的鳥叫聲,那是從沒聽過的聲音,或清脆或嘹亮,或急促或悠長;很好聽、很悅耳!亞當四處張望,卻看不到究竟是什麼東西發出來的聲音,終於忍不住向天主發問:「這些吵鬧的聲音是什麼啊!」

亞當的語調聽起來好像帶點責備,天主便回說:「你說:吵鬧聲?」

亞當臉紅說:「我的意思是,我們所聽到的這一切,是什麼聲音啊?」

天主答:「這是鳥鳴聲。對了,當你覺得一個聲音好聽的時候,可以稱它為『音樂』。」天主把握了各種機會來增加亞當的字彙。

亞當和女人繼續看著這一切,他們是那麼用心,似乎想藉著把所有東西都看進眼裡來明白一切。

天主向他們說:「你們往上看。」

順著天主的提醒,他們才發現樹枝上站著一些小小的動物,牠們很好動,身上有很豐富的色彩,有深有淺,有亮有暗。牠們中有的會稍微飛一下,然後又站回樹枝上。

亞當問:「剛才就是這些動物發出聲音的嗎?嗯!我是說,就是牠們發出『音樂』的嗎?我還以為是些比較大的動物。」

天主答:「你對大小的比例還不是很了解,你大概以為大的聲音只能由大的動物發出來。」

亞當瞪大了眼直視看著鳥,沒留意腳底差點踩到隻蝸牛。不過,蝸牛仍按原來慢吞吞的速度,平安地通過原本要走的道路。亞當為了躲掉牠,差點跌坐在地上。這時,女人很關心地向亞當說:「小心啊!」

亞當則很鎮定,平靜地回答女人說:「沒事的。」

天主和亞當繼續往前走,女人則落在後面,看著地上小小、漂亮的東西說:

「看,這些小小、漂亮的東西,好像是草,但卻有好多顏色。我們該怎麼稱呼它們呢?它們既不是草也不是樹啊!」

女人想表現自己已經會辨別草和樹,就接著說:「草是小小的、綠綠的,而樹則是綠綠的部分長在長長的東西-那些叫做樹幹的東西的上面。啊!我們叫這些東西『花』吧!亞當你覺得好嗎?」

 

女人總是每到一個地方就四處張望、停滯不前。或是很驚訝地看著路旁的小花,或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小溪流中的石柳花;走著走著又被吸引停下腳步,細察流水經過石頭之後波紋的改變,以及陽光映照在水面上的粼光,與穿梭於樹梢間的光影。不知不覺中,他們來到一個有很多樹的地方。天主之前向他們說過,如果有很多樹聚在一起的話,就稱為「森林」。而這次他們走進的森林,樹幹相當高也非常筆直,樹枝都只長在樹頂上,樹葉則非常的細長,它們只會遮掉部份陽光。地上佈滿許多這些樹乾枯掉的葉子,有些顏色是比較乾比較淺的黃,有些則是黃栗色,走在上面還滑溜溜的—亞當有一小段路便得靠著樹幹才能走過不至跌倒。這也讓他發現,樹幹表面原來並不平滑,反而是很粗糙,手摸過去沒想到還沾到了點東西-樹脂,味道很濃郁,聞起來很令人喜歡、很舒服。為了表現自己已學會「森林」這個詞,亞當向天主說:「我很喜歡這座森林。」。

天主答:「很好。不過更準確來說,這是座「松樹林」。」天主繼續教導亞當。

突然間,有某個東西一溜煙從他們中間穿過;他們來不及看清楚那是什麼,只記得看見兩個長長的耳朵,還有感受到牠的速度與動作:牠不是用跑的,不是用走的,而是用跳的。狗立刻跟著激動起來,邊吠叫、邊追過去,直到天主吹哨子才把狗給叫回來。

亞當說:「那是一隻兔子。」

女人怯怯地說:「我覺得是隻野兔。」

天主有點驚訝,不過很高興看著女人說:「對,是隻野兔。」

他們離開松樹林後,很快又到了另一片樹林。在這片林子中,樹幹粗了許多也比較硬,樹枝是往左右橫向擴展,葉子也很大片,投在地上的影子於是顯得厚重。那裡的地面很潮濕,有些小小的東西,不是樹、不是草,也不是花,有點發白又帶點墨綠色,它們不很高,卻有著胖胖、既軟又結實的枝幹,且在這枝幹上還有個蓋子,蓋子的後面有很多很多細細的紋路。

女人說道:「我比較喜歡這個樹林,因為這裏比較安靜。」這次,天主沒有特別地教導這是個「櫸木林」。

 

他們繼續往前走著,來到一座寬闊的草原。草原上長滿著各式各樣的花朵,有雛菊、茉莉花、百合花、康乃馨、紫羅蘭、牽牛花、瑪格莉特,還有蒲公英。亞當和女人躺在草地上,似乎是覺得腳踩草地還不夠舒服,而且站著由上往下看花朵也不夠清楚。他們寧願躺下來與花花草草更接近、與它們同高。

這時,女人開始向它們說起話來:「歡唱吧!花兒。跳舞吧!草兒。讓我們一起躍動、一起遊戲,盡情享受這個時刻…。花兒啊!風從哪裏來的呢?又往哪裏去呢?妳知道它的故鄉在哪裡嗎?草兒啊!你為了什麼在快樂、歌唱?又為了什麼隨風搖擺呢?」

過了一會,女人又滾到長滿百合花的草地上,闔上雙眼享受著周圍的氣息。就在幾乎無法自拔、忘了自己的時候,女人張開眼,看到有隻大鳥在天空中盤旋,毫不費力,一點也不需要拍動翅膀。牠的嘴喙有點圓圓的,雙腳帶著尖尖的爪子。亞當也「哇!」了一聲,

天主答:「這是「鷹」。」

老鷹稍微向上飛升,接著又轉了一下,好像發現亞當和女人正看著牠,想要表現一番。

女人問:「牠也很會叫嗎?」

天主答:「不,這種鳥不會叫。」

亞當訝異地說:「你看,牠好像停了,一動也不動。」

說時遲那時快,老鷹似乎為了推翻亞當的話,迅速地用人所不能想像,並且感到害怕的速度俯衝至地面。

亞當問:「牠要去哪裏?」

天主答:「去抓兔子,我們剛剛看到的野兔當中的一隻。」

女人問:「為什麼?」

天主答:「為了吃。這種鳥就是吃這些動物的。」

女人說:「好可憐喔!」

天主說:「這是一種生態平衡,兔子很多且長得很快,假如老鷹沒有吃掉牠們,那麼愈來愈多的兔子便會吃掉所有的草和花。」

說到此天主就停住不再繼續,祂想,和他們談生態平衡的問題可能還太早。

亞當回答說:「當然。」雖然他隱隱認為,這似乎是再清楚不過的事,但其實他也並不是很懂。

女人也不懂,不過她倒是很誠實地說出:「無論如何,我還是覺得那些兔子好可憐喔!」

 

接著,他們又看到很多其他的植物。女人專注看著左手邊的蔬菜,亞當則特別注意到右手邊的果樹,特別是橘子樹和梨子樹。他先是吃橘子不剥皮,之後卻又努力剝梨子的皮吃起來。天主見此笑了又笑。突然間天主站了起來,問他們說:「你們覺得怎麼樣?」

亞當說:「很大、很繁榮。」

女人說:「很漂亮。」

天主答:「雖然,你們什麼都沒有看到。你們沒看到長頸鹿,也沒看到鴕鳥,更沒有看到河馬,連大象也沒見到。更別說那些北極的熊或是南極的企鵝。而鳥呢,你們也沒看到鸚鵡、孔雀、綠繡眼、白頭翁…等等。而植物呢,你們也還沒看到柏樹林,沒看過竹子…,就連玫瑰、梅花、杜丹、三色蓳…等等也都沒有看到。那水果呢,鳯梨、芒果、無花果、芭樂…等等你們都沒有看到。」

亞當又驚又喜的問說:「創造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嗎?」

天主微微笑著,很肯定地說:「是。」

女人大受感動,問:「祢很愛我們對不對?」

天主也一樣被感動了,因為女人回應的這句話正是最好的感謝。

亞當問:「那我們要做什麼?」男人的發問總是比較實在。

他問完,望著河流又坐了下來。

天主答:「照顧、看守這一切。比方說你們要拿掉一些乾的樹枝,像右邊看到的這樣,免得打雷時,把樹林給燒了。要是沒有下雨,你們就可以幫植物澆點水。」

一邊說著,天主和亞當及女人一邊前行,又到了一個地方。天主說:「你們看到中間那棵樹嗎?你們不要忘了去吃它,因為它是生命之樹。其他的樹你們都可以去吃,不過,別忘了偶爾還是要去吃生命之樹的果實。因為生命即在於此。我們再看看其他的。好,像角落的那棵樹,你們就不應該去吃,因為那是棵認識善惡的樹。假如你們吃了,你們會死。」

女人很直接,也很敏銳地觀察到了,便問:「是樹幹上有一隻很長的動物的那一棵樹嗎?」

天主稍微嘆息說道:「是。好吧!天色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天主的日記

 

今天,我和人在伊甸園中散步。這兩個可愛的寶貝,本來一直就只待在他們居住山洞的那條河邊,哪裡也不去,因為他們非常喜歡那裡。結果,他們一到伊甸園中,就願意聞聞所有的花朶,認識各種樹木,又願意吃所有的水果,以及喜歡讓自己的眼睛跟著天空的鳥兒轉來轉去。每次,到了一個新的環境,總是很不容易讓他們離開那裡,繼續前進。「你看這個、你看那個。」「咦!你聽…」他們似乎一點都不累,不斷地探索各處,並且無法相信這一切都是為了他們而預備。

 

不過,女人似乎是相當簡潔扼要又單純地肯定了我所做的一切-「祢一定很愛我們對不對!」這讓我感到十分喜樂與感動,如果我是人的話,我的身體一定也會充斥著一股暖流,甚至有觸電的感覺。

 

很不容易向他們解釋知善惡樹的事情,不過,這件事我也一定得和他們說。我要讓他們體驗到自己有自由和責任,並且,他們也應該體驗到自己能做選擇。可是,我有一點擔心,他們看那棵知善惡樹的眼神,似乎太過好奇了。

 

創作者介紹

啟示出版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