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七歲。你七歲時能知道什麼呢?我一輩子都在亞力山卓城,在木匠街,和其他加利利人住在一起。早晚我們會歸鄉去的。

傍晚時分,我們在玩耍,我的玩伴和他的玩伴捉對廝打。他是個流氓,塊頭也比我壯碩,他衝向我,撞得我踉踉蹌蹌,但是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我大叫:「你休想得逞!」

他突然臉色慘白,倒在沙地上,他們都圍了過來。太陽熾熱,我胸口起伏不定,直直瞧著他看。他神情萎頓無力。

大家聽到彈指聲,都退開來。除了木匠的榔頭聲,整條街闃靜無聲。我不曾聽過如此的死寂。

「他死了!」小約西說。接著他們鼓譟起來。「他死了,他死了,他死了。」

我知道他真的死了。他蜷曲著手腳,倒臥在久經踐踏的塵土裡。

我腦筋一片空白。那力量也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他的母親走出屋子,她憤怒的叫聲轉為哭號。附近的婦女都跑來。

我母親一把抱起我,帶我離開大街,回到院子,躲到陰暗的屋子裡。我的表兄妹們圍著我們。

我的大哥雅各將簾子拉上,背著光說:「是耶穌幹的,他殺了他!」他看起來很害怕。

「不許這麼說!」我母親說。她緊緊摟著我,讓我幾乎無法呼吸。

約瑟醒來。

約瑟是我父親,因為他娶了我母親,但是我從未叫他爸爸。大人們要我叫他約瑟。我不知道為什麼。

他緩緩起身,「外頭在嚷嚷什麼?」他問:「發生什麼事?」

他看著雅各。雅各是他的長子,在他娶我母親以前,雅各的母親就過世了。

雅各把情況重複說一次。

「耶穌殺了以利亞撒。耶穌詛咒他,接著他就倒地死掉了。」

仍然睡眼惺忪的約瑟呆呆看著我。街上嘈嚷不斷。他站起來用雙手撥了撥濃密的卷髮。

我的表弟妹們一個個溜到門外,圍在我們身旁。

我母親在顫抖。「不可能是他幹的,」她說:「他不會做這種事。」 

「是我親眼看到的,」雅各說:「我看過他在安息日用黏土做一隻麻雀。教師告訴他不可以在安息日做這樣的事。耶穌瞧了麻雀一眼,它們就變成真的鳥,接著就飛走了。妳也看到的。他殺了以利亞撒。母親,我親眼看到的。」

我的表弟妹們臉色慘白,在陰影裡圍成一圈:小約西、猶大、西面和莎樂美,他們焦慮地張望,很害怕被攆出去。莎樂美和我同年,也和我最要好,就像我的親姐妹一樣。

我母親的哥哥革流巴也來了,他走到角落,他的弟弟利未也來瞧瞧怎麼回事。

「耶穌,他們都擠在外頭,」革流巴說:「撒該之子約拿單和他的兄弟們,他們說耶穌殺了他們的孩子。他們妒嫉我們拿到在斐羅家的工作,他們也妒嫉我們在那以前的其他工作,他們妒嫉我們找到更多的工作,認為他們的手藝比我們好得多……」

「那孩子死了嗎?」約瑟說:「或者他還活著?」

莎樂美衝到前頭來,對我附耳說:「耶穌,你就讓他復活嘛,就像你讓小鳥活起來!」

小西面咯咯笑。他太小了,不明白事態嚴重。小猶大知道,但是保持沉默。

「住嘴,」雅各說,他是孩子王。「莎樂美,別再說了。」

我聽到他們在街上的叫罵聲。我也聽到其他聲音,他們對著我們家的牆扔石頭。我母親哭了起來。

「你們好大的膽子!」革流巴大叫,接著跑到門外。約瑟也跟了出去。

我掙脫母親的手,一個箭步衝出去,越過我的叔叔和約瑟,跑到揮拳叫囂的群眾裡頭。我跑得飛快,以至於沒有人注意到我。我就像水裡的魚,在人群裡穿梭,他們在我頭上叫嚷,我就這樣一路跑到以利亞撒的家。

屋子裡的婦女都背向大門,沒有看到我繞過房間。

我直奔陰暗的房間,看到他們把他安置在草蓆上。他母親依偎著她妹妹的肩頭啜泣。

裡頭只有一盞微弱的燈。

以利亞撒臉色蒼白,雙手平放兩側,穿著同一件污穢的上衣,腳跟也很黑。他死了。他嘴巴張開,嘴唇外翻,露出牙齒。

希臘醫生走進屋子(他其實是個猶太人),跪了下來仔細端詳以利亞撒,搖搖頭,轉身看到我。

「出去!」他說。

他母親轉頭看到我,開始尖叫。

我俯身對以利亞撒說:「醒醒,以利亞撒。現在就給我醒來。」我伸出手,覆在他的前額。

我的力量跑出來了。我的雙眼緊閉,只覺得窈冥恍惚。但是我聽到他的呼吸聲。

他母親不停尖叫,讓我的耳朵很難受。她的妹妹也在尖叫,所有婦女都在尖叫。

我跌坐在地上,非常虛弱。希臘醫生低頭瞪著我。我覺得很不舒服。房間很暗。其他人都衝了進來。

大夥還來不及走到以利亞撒跟前,以利亞撒就站了起來,他衝向我,對我又踢又打。

「哼,大衛的兒子,大衛的兒子!」他輕蔑地對我叫嚷:「大衛的兒子,大衛的兒子!」接著踢我的臉和肋骨,直到他父親攔腰將他高高抱起來。

我身體到處都在痛,痛得難以呼吸。

有人把我抬到屋外的人群裡。我遍體鱗傷,咳個不停。整條街的人都在叫嚷,似乎叫得比之前更大聲,有人說拉比要來了,革流巴用希臘語對以利亞撒的父親約拿單喊叫,而約拿單也對他大吼。

我在約瑟的懷裡,群眾讓他寸步難行。革流巴推了以利亞撒的父親一把。以利亞撒的父親想要揍他,但是大夥抓住他的手。我聽到以利亞撒的叫聲漸漸遠去。

拉比朗聲說:「那孩子沒有死,你們安靜一點,誰說以利亞撒死了?」

「耶穌讓他復活,他就是這麼幹的。」有個人說。

我們被人群簇擁著回到自家院子,我叔叔和以利亞撒的父親還在對罵,拉比要他們住嘴。

我的兩個叔叔亞勒腓和西門也到院子裡來。他們是約瑟的兄弟,剛剛睡醒。他們瞪大眼睛,指著群眾叫罵。

我在我母親懷裡,她把我抱到起居室,裡頭很暗。以斯帖和莎樂美阿姨也一起進來,我又聽到石頭扔在牆上的聲音。拉比用希臘語對他們叫嚷。

「你臉上有血,」我母親輕聲對我說:「你的眼睛出血了,你的臉也被劃破了!」她哭泣著。「唉,你瞧瞧你這個模樣!」她用我們不常用的母語亞蘭語對我說。 

「我不痛!」我故意裝作沒事的樣子。我的表弟妹們再次簇擁上來,莎樂美滿臉笑意,彷彿她早就知道我會讓他復活,我捏了捏她的手。

但是雅各的臉色很難看。

拉比負著手走進屋子。有人扯下簾子,房間頓時明亮起來。約瑟和他的兄弟進來了,革流巴也來了,我們得挪一點空間出來。

「你們不停在談論約瑟、革流巴和亞勒腓,為什麼你們要攆走他們?」拉比對群眾說:「他們和你們一起住了七年!」

以利亞撒的家人幾乎都在屋子裡,除了他父親以外。

「是啊,七年了,他們為什麼不回到加利利去,他們每個人!」以利亞撒的父親叫嚷著:「七年的時間已經夠長了!那孩子被惡魔附身,我敢說剛才我兒子死了!」

「你是在抱怨說你兒子為什麼現在還活著嗎?你哪裡有毛病啊?」我舅舅革流巴厲聲說。

「我看你是瘋了!」我叔叔亞勒腓附和說。

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他們握緊拳頭彼此叫罵,婦女們則點頭稱是,站得遠遠的,惡狠狠地瞅著對方。

「唉,你們何出此言?」拉比的每句話都像是在經院裡說教似的。「耶穌和雅各是我最好的學生。他們都是你們的鄰人,你們為什麼要這麼討厭他們?聽聽看你們說了什麼話!」

「是啊,你的學生,你的學生!」以利亞撒的父親說:「但是我們得生活和工作,生活不只是當個學生而已!」他們有更多人到屋子裡來。

我母親倚著牆抱緊我。我想要掙脫卻沒辦法,她太害怕了。

「是啊,工作,那就是問題所在,」革流巴說:「誰說我們不能住在這裡,為什麼你們要趕走我們,只因為我們有更多的活可以幹?只因為我們做得比人們期望的還要好?」

約瑟驀地高舉雙手大吼:「住嘴!」

大家都安靜下來。

他們那一夥人也不敢吭聲。

約瑟不曾如此大聲說話。

「上主厭惡這樣的爭吵!」約瑟說:「而你們還闖到我家裡來鬧事。」

每個人都沉默不語地望著他。以利亞撒也望著他,就連拉比也啞口無言。

「以利亞撒還活著,」約瑟說:「而碰巧我們也要回加利利去了。」

大夥仍然默不作聲。

「這裡的工作一做完,我們會儘快啟程回到我們的聖地。我們會向你們辭行,我們也會冒昧在離開時把那些工作介紹給你們。」

以利亞撒的父親伸長了脖子,接著點點頭,攤開雙手,聳聳肩,低頭轉身便欲離去,他的族人也跟著轉身。以利亞撒瞪了我一眼,和他們一起離開屋子。

創作者介紹

啟示出版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