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西在書中所遭遇到的困境,就和你我一樣。身為牧師的他,某天突然發現自己得了職業倦怠症,對生活失去了熱情,甚至懷疑自己根本沒能力當牧師。一向是帶領人前進的他,如今卻成了迷失方向的那一個,而這一切,直到他與一位八十三歲的老牧師相遇,經歷了一段彷若重生的心靈洗禮,他心中的迷霧才終於開始散去,綑綁已久的心結也一個個解開……

 

「當你事奉神的時候,你會享有一些榮耀。然而要記住,在成功裡面,有一個非常毒的成分,你要小心不要因此沉醉其中。」

 

這句話讓我印象深刻,就像神本身用鑿子刻印到我心裡一樣。我必須很快地反應,才不會被它困住,因為老牧師口中繼續吐露出智慧。

 

「有些人將他們的精力花在努力讓自己變得眾所皆知的愚蠢行為上,而且可能的話,他們想讓自己成名。那是多麼愚蠢!」

 

他的聲音中沒有憤怒。他是平靜地說出來的,但其中信念的強度很令人震撼。

 

「我從來都不了解那些努力炫耀自己能力和價值的行為。我們試著表現給誰看?我們的能力難道能讓神看得目瞪口呆?當祂選擇了一個人,那個人不必努力去展現他的天分,神自然會有打算。」

 

他說話的力道充滿感染力且振奮人心。

 

「我看過很多福音牧師都被成功的病毒所侵蝕,所以我知道,榮耀的味道就像酒精一樣:它容易跑進我們的腦海裡,讓我們為之沉迷。它會遮蔽我們的視野,讓我們醜態百出。這就是為什麼神容許我們在路上遇到阻礙、不阻止我們犯錯,因為我們最後的脆弱,其實會轉變為我們真正的力量。」

 

他的眼神中閃耀著一個完全信服真理的人想要急切分享的光芒。

 

「有件事比克服失敗還要困難。」

 

我疑惑地瞇了眼。比克服失敗還困難? 我心想。對我來說,失敗就像是墜入一個沮喪的深淵。

 

「比克服失敗還困難的事,就是克服成功。」他強調。

 

他保持沉默,讓自己思考一下,也許是想給我回覆的機會。不過,他突然又繼續說:「明日成功的最大敵人,就是今日的成功。事實證明,每一百個在逆境中忍耐的人當中,只有一個能領受成功──我不是僅指經濟上的成功。那些成功的勳章,即使是你光明正大得來的,也可能轉而成為致命的負荷,沉重地壓在你的胸口。那些代表軍階的軍袖斜條,也可能會壓垮我們的肩膀,把我們壓倒在地。」

 

他再次堅定地看著我,對我說:「從你的失敗中站起來,但是不要讓你的成功打敗你。有時候逃離能帶來勝利,讓你感受到脆弱能帶來真正的力量。」

 

「你曾經感到脆弱嗎?」我問。

 

「你有所不知……」他笑了起來:「如果你能看到我的裡面,你會驚訝我曾受到多麼大的恐懼和顫慄。有些日子,我必須告訴自己一百遍上帝告訴使徒保羅(保祿)的話:『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哥林多/格林多後書12:9)

 

當我聽到他的坦言相告時,想起自己多次看到那個人大膽地宣揚十字架的信息。他的話灌輸到我們身上,帶著一種完全清楚自己在說什麼和為何要這樣說的堅定性。他在椅子上稍微坐起,問我是否可以告訴我另一則故事。在我跟他說我很樂意聽之後,他開始說了:

 

很久以前,在一個由聰慧的女修道院院長所管理的古老修道院裡,有一百多位修女一起禱告、工作、事奉上帝,過著簡樸平靜的生活。一天,她們知道她們其中之一將會被派到外面去說道傳福音。在經過冗長的決議和詢問之後,她們決定要由克拉拉修女來執行這個任務,她是一位很優秀的年輕女性。她們指示她要研讀,所以克拉拉花很多年時間在修道院的圖書館裡解讀聖經古抄本,最後精通了其中奧祕的知識。當她結束她的聖經研讀時,她已經熟稔經典著作,她能解讀原文所寫成的手抄本,她也精通中世紀的神學傳統。她在修道院裡傳教,每個人都喜歡她的博學多聞和她智慧話語的洗禮。當她結束了佈道,克拉拉修女到修道院院長面前,問:「我可以出去傳道了嗎?」

 

老修道院長看著她,好像能讀出她的想法一樣,她也很高興克拉拉修女已經在心中累積了成千上萬的答案。「還不行,孩子……還不行。」她回答。然後她指派她到花園去,讓她在那裡從凌晨工作到黃昏,忍受冬天凜冽的寒冷和夏天酷暑的炙熱。她撿拾石頭和雜草,細心整理葡萄園的每一株植物。她學習了等待種子長成,知道如何辨認汲取的樹液,何時是修剪栗樹的時機。她獲得了另一種智慧,但那仍然不夠。

 

修道院長又派她去跟農夫們說話。她聆聽他們在辛勞奴役工作之後的埋怨心聲。她聽到暴動的謠言,也激勵了那些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們。修道院長叫她來,凝視著她,看到她的心裡充滿答案,而眼神裡充滿疑問。「時候還沒到,我的孩子。去禱告吧!」克拉拉修女在山上的偏僻小屋裡花了很長的時間。當她回來時,她的靈魂已經煥然一新。「時候到了嗎?」她問。還沒。時候依舊還沒到。

 

然後鄉間發生了傳染病,克拉拉修女被送去照料那些病患。她很多個夜晚都熬夜沒睡,照料病人,也痛苦地為埋葬那些去世的人而哭泣。疫情結束後,她自己也因疲累和悲傷而病倒了。村莊裡有戶人家擔起照顧她的責任。她學習軟弱和謙卑;她讓自己能夠被愛,然後重新獲得平靜。當她回到修道院時,修道院長看著她,讀著她的靈魂,發覺她更人性化,也更脆弱了。她看起來很寧靜,腦海裡充滿答案、眼神中充滿疑問,而她的心裡充滿名字。

 

「時候到了,我的孩子……現在,去傳福音吧!」她告訴她。

 

這個故事深深打動了我。

 

老牧師想要總結這個故事,他靠近我,非常緩慢地說:「如果她沒有決定變得脆弱、向她的生命低頭,那麼神一切的智慧和力量都不再重要的。美國作家亨利.米勒(Henry Miller)說過:『如果神不是愛,祂就不值得存在。』

 

以上摘錄自《月光下的十字架:老牧師與我的十四堂重生課》

Mondays with My Old Pastor
作者:荷西.路易斯.那瓦荷 Jose Luis Navajo

,
創作者介紹

啟示出版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