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的靈魂

想感受更高層次的靈性生活!

正面封面.jpg

 

我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屍體的情景。我那時大概七、八歲左右,我姑姑和癌症奮戰經年之後,還是走了。她那時才五十出頭,仍然年幼的我相當難過,因為她住得跟我們很近,也一直對我很好,有的時候還會送我一些小東西,讓我覺得自己對她來說很特別。她是個很單純的人,貼心、善良又有人情味,在她過世的時候,我傷心透了。

我爸那時不想讓我跟弟弟妹妹參加葬禮,因為我們實在太小了。不過,反正沒人負責看著我們,所以我們還是全都跑去舉行葬禮的屋子,等在停靈廳外的守靈間裡。不久之後,我開始覺得無聊,決定進房看看。我還記得我沿著牆走,穿過一串串花束、還有啜泣的人群,直到靈柩旁邊。我站在那裡,怔怔地盯著姑姑的臉看了好幾秒。那種感覺實在很詭異。我當時一定嚇壞了。

但我也記得那時的另一種感覺。我記得我對著自己說,覺得害怕實在是很怪,,畢竟她是我姑姑,是我最愛的姑姑啊!不過幾個禮拜以前,我看到她還會笑,我還會衝到她身上抱她,大大地親她一下。但現在呢?為什麼光是看到她,就讓我覺得這樣害怕、這樣畏縮?怎麼會這樣?為什麼靈柩裡那張平靜的臉,居然會讓我這麼排斥、恐懼?我有看過她睡著的樣子,而且她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其實沒什麼不一樣。可是,我那時就是知道,有些東西變得不一樣了。我就是知道,雖然躺在靈柩裡的那個人長得像她,卻已經不再是她。我也知道,不管能讓我姑姑之所以成為我姑姑的是什麼東西,那種東西都已經不在了。也正因如此,她那毫無生氣的身體,才會顯得這麼嚇人。

這個故事的重點是:即使你只是個孩子,對神學也一竅不通,你還是能知道有「靈魂」這種東西,而且透過直覺就能知道。甚至,你可能還能在某種程度上瞭解,靈魂的主要功能是賦予肉體生命,所以靈魂離開之後,肉體也就死了。

人類是種非常奇妙的混合體:半是精神、半是物質。物質的那部分很好認,只要照照鏡子就對了。至於精神的那部分,也就是靈魂——我們就看不到了,因為靈體天生就是隱形的。可是,雖然它是隱形的,但它還是跟肉體一樣真實、一樣充滿活力。

我記得幾年前有部電影叫「情人眼裡出西施」,口碑雖然不太好,但倒是把「我們既有肉體也有靈魂」這點說得挺清楚的。這部電影的主角是一個叫霍爾的小伙子,他不但膚淺無比,也極度自私。有一天,他突然得到了看穿他人內在的能力,簡單來說,就是他突然能看到人家的精神面了!當他看到一個體型很「壯碩」的女生時,他不覺得她很胖,反倒覺得她很美,因為這個女生的內在的確很美。事實上,她可能是他遇過最善良也最體貼的人之一。於是,雖然霍爾周遭的每一個人,包括這個女生的家人和朋友都覺得她很肥、很沒吸引力,甚至很丟人,但在霍爾眼裡,她卻是個超級金髮尤物,他很快就愛上她了。

這部電影是喜劇,所以裡面也有一堆無厘頭橋段和毒舌玩笑。不過我覺得,它想強調的重點其實挺發人深省的。電影裡有一幕十分感人:霍爾愛上的這個胖女生,有天要去當地醫院的兒童燙傷中心作志工。在那裡,病童們的模樣簡直讓人不忍卒睹,有些孩子甚至連半張臉都沒了。不過,當霍爾見到他們時,他完全看不到他們身上的傷,他完全看不到他們的瘡疤,也看不到他們的「醜陋」。相反地,霍爾看到了別人看不到的東西——那深藏於外在肉體之下的東西,而且它看起來美妙極了。對霍爾來說,這些病童就像一般的孩子一樣,有著一張天真無邪、神采四射的臉。事實上,他一開始還搞不懂為什麼他們得待在醫院裡呢!他在那裡陪他們玩了一整天,不斷跟他們說他們有多可愛,逗他們笑,還在每個人的臉上都親了一下。每個醫生、護士和志工都看得目瞪口呆,他們完全搞不懂,霍爾怎麼會絲毫不排斥那些孩子的外表,甚至連一點點的不自在都看不出來呢?

後來,霍爾失去了這個特殊能力,不再能看到他人隱形的內在。他還是跑回醫院看他女朋友,而直到這時,他才第一次看到燙傷病童們的外表。當然,他這次嚇呆了。事實上,他現在根本認不得他們了。在失去了特殊能力之後,他看到的景象就跟其他人一樣——一群怪異、畸形、讓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小鬼。不過,病童們卻認得他,而且很高興他又來看他們了。只是,他們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變了,為什麼他跟他們在一起的時候,變得這麼緊張、猶疑?當霍爾發現這點之後,有試著讓自己像之前一樣熱情。不過這可不容易,因為他自己也為此困擾不已。

我們都知道不能以貌取人,都知道外表只是一個人的冰山一角,也常常會誤導我們對人的認識。我們也都知道,是內在裡的某種東西,讓我們成為真正的自己。換句話說,即使對《聖經》或宗教完全沒有半點認識,我們還是知道有靈魂存在。

神在每個人裡面都注入了隱形的靈魂,而這個從虛無之中受造的靈魂,是永生不朽的。它的確有起點沒錯,但神一旦創造了它,就不會再讓它消失。絕對不會。正是這個不朽的靈魂賦予了肉體生命,也讓我們與其他物質受造物相較之下,顯得那麼與眾不同。

要是你正好傾向無神論或唯物論,那就請你花點時間,造訪一下藝術的世界吧。要證明靈魂的存在,音樂、繪畫、文學、電影、城市,以及文明,都比邏輯論證更有說服力多了。其實仔細想想更會發現,我們的創造力其實遠遠超過所謂「文化」的範疇,畢竟,不管一個人有沒有天分,也不管一個人是不是真的從事藝術創作,只要是人,就是創造者。因為我們都有能力「創造」自己,都有能力讓自己變成理想中的樣子。

這種創造自己的能力,每個人都能運用,它跟智商、財力或教育程度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就不會有那麼多白手起家的百萬富翁,也不會有那麼多人能克服重大的傷痛或困境,讓自己的生命變得全然不同。只要隨便翻翻幾本勵志書籍,你就能找到幾十個例子。就是有這麼多人,能成功挺過種種虐待、暴力或傷痛,並從自己的悲劇裡硬是找出點正面的東西。

這些能奇蹟似地重塑生命的人,其實有著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找到了某種深入內在的方法,因此得以碰觸到某種無限、永恆、比肉體更偉大、也比大腦裡亂竄的電子、質子更有意義的東西。簡單來說,他們都有試著去駕馭「隱形靈魂的力量」。

我最近剛好讀到一則有趣的故事,是跟人類的精神創造力有關的。故事的主角是個年輕爸爸,兩個女兒年紀都很小。他很認真工作,也把孩子看得比什麼都重,總是會花很多時間陪她們。每到週末,他都會帶孩子們到附近的小遊樂場玩,那裡正好就有孩子們喜歡的旋轉木馬,這位年輕爸爸總會把她們抱上去,然後自己坐在一旁的小紅椅上,靜靜地看著她們。這是他每個週末的例行公事,但有時他也發現,當孩子們在那騎得開心,自己卻被晾在一邊時,還真的是挺無聊的。

有一天,他又坐在那張旋轉木馬旁的小紅椅上,百無聊賴地做做白日夢、在腿上彈彈手指,但這一次,他突然冒出了個念頭。那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念頭,他想:「總該有人弄個更好玩的遊樂場吧?最好是大人也能玩的那種……」

就是這樣。這位年輕爸爸腦子裡想的東西,真的就只是這樣而已。事實上,這個故事可能本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它之所以顯得特別有趣,正是因為冒出這個念頭的不是別人,而是華特‧迪士尼(Walt Disney)!而你相信嗎?我們的迪士尼樂園,真的就是從這個念頭裡誕生的!

我們來好好想想這件事:迪士尼不是什麼超級天才,可是,他就是有辦法創造出讓人們真正歡樂的東西,在這一點上,他的成就遠遠超過那些最偉大的天才。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

答案只有一個:迪士尼有去碰觸自己「超越物質」的那個部分,也就是那個依神的肖像與樣貌所造的部分,而神正是一切創造的根源。請注意,我在這裡並不是要說,迪士尼或其他有成就的人在道德上完美無瑕,而只是想強調,無論一個人的自然能力是好是壞,由神所設計、也反映了祂可畏力量的人類靈魂,絕對有能力成就各種奇蹟。

(以上節錄自《開啟你的靈性力量》第五章)

創作者介紹

啟示出版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