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001

 

思科卡拉比:先知最嚴厲指責的一種行為,就是一個人有祈禱,卻沒有正直的行為。你不能做了這個,卻不做那個我們必須幫助身邊的人,供飢者食,供寒者衣。手上沾了血的人不能就這樣滿手血腥去與神說話;同樣地,搶奪或偷竊他人的人也不能。我們必須努力達成一個沒有人需要伸手乞求施捨的社會這是真正的挑戰。任何一個社會,只要有人需要乞討,就證明它是不健全的。確切地說,祈禱也意味著「看著別人的眼、握著他們的手」,這樣我們才能體會這些受苦的人也是我們的兄弟姊妹,我們的任務是要根除貧窮。

教宗方濟各:幫 助身邊之人,就是將公義化為具體的行為,這個行為就是一種祈禱。如果缺乏這樣的祈禱,我們就會陷入偽善的罪惡中,有如靈魂得了精神分裂症。如果一個人不了 解、也不接受「天主在我的兄弟內,而我的兄弟處在飢寒中」,他的心靈就會受到這種不正常的癥狀所折磨。如果一個人不照顧他的兄弟,他就無法向父親我們的天父講述他兄弟的事,也無法和天主對話。我們一般的傳統總是要顧及兄弟的。

另外我要說的是「懺悔」在祈禱中的重要性:我們要祈求天主的仁慈,因為我們是罪人。耶穌講過一個比喻,有個富人在聖殿祈禱,他感謝天主,因為他自認跟別人不一樣他遵守法律,做了一切該做的事。在他後面的另一個人,是負責向人民收稅交給羅馬人的稅吏。他俯伏在地,沒有勇氣抬起頭來,他祈求天主的憐憫,因為他知道自己是個罪人。第一個人離開時,與他進來時完全一樣;但第二個人離開時,已成為一個正直的人。這就是悔改將自己放在天主面前,承認自己的愚昧、罪惡,並在祂面前自卑、自謙。就是因為這個緣故,驕傲的人不會祈禱,自滿的人不能祈禱。


思科卡拉比:每一個犯罪的人都可以回到神的身邊,我們應該歡迎所有想要回歸上主的人。此外,如果某些人造成很多人死亡無論那是因為個人的意識型態,或是更糟的,是以神之名這樣做只要他們能夠真心懺悔並化為行動,對人性便有所助益。這些可怕的領導者們之所以會這麼做,是出於他們可笑的、神格化的享樂主義,覺得自己比造物主還要偉大。他們把自己所下的命令當作不能稍改的誡命,必須嚴格遵守。他們的所作所為不是為了光榮上主,而是為了非法的利益。這樣的錯誤不能重蹈覆轍。我們必須明白,信仰是人性最崇高一面的展現,但那只限於信仰是單純的情況下。如果不是那樣,信仰就會扭曲、變形,被利用來製造享樂,把人以及人的自我當成偶像來崇拜。

聖 經是個關於簡樸生活與人性的故事,也是關於人類努力去控制自己欲望的故事。在聖經裡,我們看到達味(大衛)犯了錯,也承認自己的罪過。我們看到亞巴郎(亞 伯拉罕)的長處與弱點,看到他內在的掙扎,看到他的偉大與軟弱都是出於他的人性。但是後來,人們不斷地為了各自的團體組織而相鬥,為了保護團體組織,以上 主之名殺人。他們變成了這些組織、權力、王國的殺手。這就是宗教的影響力之所以衰退的原因。實際上,宗教影響力的衰退是由於宗教組織的衰敗,而宗教組織的 衰敗是由於它所犯的各種錯誤,因為它不是為了真誠地尋找上主。

教宗方濟各:在那個時代,達味是個姦夫,也是個智慧型兇手,但是我們仍然尊他為聖人,因為他有勇氣說出「我犯了罪」,他在天主前自謙自卑。

一個人可能做出非常糟的事,但他也可以在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後,改變生活、彌補自己的過失。確實在信徒當中,有些人用智力或親手殺了人,也有些人是用間接的方式殺人他們付出不公平的工資、濫用人力資源,他們可能公開地成立一些慈善機構,卻不照員工的工作付給他們應得的工資,或是違法雇用員工這就是偽善,也是我所說的靈魂上的精神分裂。當然,我們知道他們所做的,知道他們假裝是天主教徒,但是他們抱持的是從不悔改的無恥心態。就是因為這樣,在某些場合中我不親自給聖體,我退到後面,讓我的神父給聖體,因為我不要這些人有機會來跟我合照或談話。

如 果一個人公開犯了大罪而且沒有悔改,我們可以拒絕讓他領聖體,但是這點很難去檢驗。領受聖體意味著領受主的身體,並且與祂成為一體。但是如果一個人不但沒 有幫助人們與天主合一,反而扭曲了許多人的生命,這樣的人是不能領受聖體的,因為他的行為與聖體的意義完全背道而馳。這種靈性偽善的情形發生在許多人身 上,他們隱藏在教會內,不按照天主要求的公義生活。他們沒有表現悔意。這就是我們所通稱的「過著雙重生活」的人。


>>> 書籍簡介
教宗002
《與教宗對話on Heaven and Earth》教宗方濟各談信仰、家庭、人生與社會

「救贖在於望德,祂終會向我們完全的啟示。」-- Papa Franciscus

中華民國駐教廷特命全權大使 王豫元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學系教授 李家同
天主教台北總教區 洪山川總主教
天主教高雄教區 劉振忠總主教
──重量級推薦(依姓氏筆畫排列)

※ 全省實體書局、網路書店,暢銷熱賣中 ※

創作者介紹

啟示出版

啟示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